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骚包的思言

骚包的 思言

繁星满天,夜莺坐在花园的秋千上,面色平静,七年前到英国的第一件事就是入侵z军区附属医院的电脑,截取了那段时间所有入院病人的身份信息和那天摄像头拍到的所有画面。

其中有不少画面中间缺失,特别是自己所在楼层的画面。

抱着侥幸的心理,七年前夜莺联系上一家国内知名的侦探社要求对方将名单上和画面上所有十八到四十五岁之间的男子,那天晚上做过什么查出来。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七年间消息不断传来,没有一个有用的消息,夜莺已不抱任何希望,对那个人也没有了先前浓烈的恨意,没有他也没有现在的三个宝贝。

“妈咪,怎么还没睡呢,明天要送我们去新学校报道,可不能迟到哦。”

“慕思言,告诉你多少次不要坐在阳台上,万一掉下来怎么办。”

帅气的甩了下头发,嘚瑟的晃了两下小短腿,“这叫不走寻常路。”

看见也应站起身大步流星的向楼上走去。

思言快速的跳下阳台,关上窗将房门反锁上,钻进被窝。要是被妈咪逮到那可是三百个俯卧撑啊。瞥见儿子缩进房中,夜莺放慢脚步,摇了摇头这个孩子太不像自己了。

第二天一早别墅门口思彤与思青背着书包静静的站在那里。

夜莺看了下表,“慕思言,我再给你半分钟时间,如果再不出来后果自负。”

思言起得最早,打扮了一早上到现在还没有收拾好,看着面前两个齐耳短发,一身简单运动装的女儿,夜莺再一次感叹儿子太不像自己。

“还有最后三秒,三二一,宝贝女儿们,咱们出发。”

“林林咱们不等思言啦。”

“妈,这个坏习惯得改。”说完扶着林娴上车。

车子刚刚发动,思言和慕天翔跑了过来,夜莺锁上车门放下车窗,扫了一眼儿子齐眉的刘海,一双电力十足的桃花眼,髙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穿着拉风的黑色风衣,棕色的毛衣坎肩搭着蓝色的格子衬衫,深蓝色的牛仔裤,配上一双靴子,比电视上的小明星还要帅气。

“慕思言你让我们等了你二十分钟零三十一秒,作为惩罚今天跑步去学校,思彤开门让外公上来。”思言卖萌装可怜的说道:“妈咪,思言保证下次绝不迟到。”

夜莺不为所动“慕思言这样的保证你说过太多次了,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得做到。这一次妈咪绝对不会心软,乖乖的照着妈咪的话去做。”

慕天翔同情的看着泪眼汪汪的思言,“林林,你看···”知道女儿决定的事情一般很难更改。

“爸,不用担心这点路对思言来说不算什么。”

夜莺从小就对他们进行各种训练,清楚他们身体的极限。

车子起步,看来这次妈咪是来真的了,思言认命的跟着车子跑了起来。

“妈咪,弟弟好可怜哦。”

“是啊妈咪上弟弟上车吧,不然就要迟到了。”

慕天翔夫妇心疼的看着满头大汗的孙子。

看了一下表,夜莺停下车,将思言拎进车中,“下不为例。”

林娴给思言擦着汗,思言掏出镜子照了照,撅着小嘴“妈咪,你把我的发型都弄乱了。”

“慕思言想继续跑步直接说一声,妈咪很乐意满足你。”

比划一个闭嘴的动作,思言整理着自己的发型。思彤与思语对视一眼,不明白为什么弟弟比他们这两个女孩子还要爱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