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未婚先孕

未婚先孕

欧阳辰的秘书程伟强接到电话,听到欧阳辰暴怒的声音,有些想不明白。

小老板精心打扮一番心情愉悦的出去了,还半开玩笑的说今天会带回新的老板娘,按以往小老板情场上战无不胜的经验,不该那么快败下阵来,有内情。

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文件,打了几个电话,调集人手寻找田浩然。

半个小时后,田浩然在一栋隐秘的私人公寓中被找到。

空旷的赛车场,欧阳辰疯狂的飚着车,忽然冲出赛道,在擦碰到田浩然衣服之前停了下来。

田浩然擦了额头上的冷汗,“辰,不就是接电话的时候笑了几声,你也不至于这样对我啊。”

欧阳辰甩上车门,拎起田浩然的上衣,“你给我的资料,到底是不是真的。”

收起嬉皮笑脸,拍下胸前碍眼的大手,“当然是真的。”

见到好友不像开玩笑,“为什么资料上没有显示已婚还有三个孩子。”

田浩然瞠目结舌,“已婚?怎么可能,我连夜将慕林林从小到大的资料全部查清,只有在出国前交了一个男友,一直都是单身。

”欧阳辰一手附在胸前另一只手摩挲下巴。“会不会是未婚先孕。”

“这可难说了,在国外慕林林行踪隐秘,除了工作需要,很少出现在公共场合。

这些消息我也是通过英国好友詹森才打探到的。”语气一转,不怕死的说道:“辰,这么说这一次惨败收场。”

欧阳辰破天荒的没有发怒,“那可不一定。”

说完潇洒转身离开赛车场,开着那辆骚包的法拉利绝尘而去。留下田浩然呆愣在原地,这家伙不会连人家有了孩子都不在意吧,勇气可嘉。

夜莺载着孩子回到郊外,远远见到别墅门口停着一辆吉普车。八哥双腿交叉,双手环胸,倚在车上。

为了不让欧阳辰的电话骚扰自己,把手机调成了无声。翻出手机,打开一看几十个未接来电,回去不可避免要遭到八哥一阵火喷。

夜莺摘下黑框眼镜下了车,思言无视八哥冒火的眼睛,卖萌的笑道:“书凡妈咪,你知道幼稚园里有多少女孩子被我这个无敌小正太给迷住了吗。”这个儿子关键时候还有点用处。

八哥敛去怒意,捏了一下思言粉嫩的小脸“这么小就是个祸害,长大了得惹多少女人伤心。”

小脸皱成一团“书凡妈咪,疼···”

思彤与思语满是笑意安静站在一边,礼貌的叫道:“书凡妈咪好。”

“真乖。”换上一种表情转向夜莺。

夜莺一向冷静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对不起书凡,我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手机被我无意中调成无声。”

听到车声,不见有人进来,慕天翔走了出来,“林林怎么回来了也不进屋,秋天易感冒,有话屋里再说,别冻坏的我的宝贝孙子。”

思语拉着八哥,甜美的笑着“书凡妈咪,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思语保证妈咪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八哥见着三个可爱的孩子,与慕天翔慈祥的笑脸,一下午的怒气烟消云散。

夜莺松了口气。

将车开见院子,从车上拿下行李箱,进了屋。思语一脸希翼“书凡妈咪是要在这里多住几天吗。”

八哥神秘一笑,“如果说,书凡妈咪要留下来陪你们,你们吗。”

思言叫了声万岁摆手弄姿,向着厨房高喊一声,“妈咪,书凡妈咪要留下来喽。”

思语欢快的抱着八哥。思彤一直安静的坐在旁边。夜莺端着两盘菜出了厨房,疑问的看向八哥,八哥点点头。

夜莺也没多问,吃完晚饭,孩子们都回了房间。夜莺与八哥立在阳台前。

“夏家安排好了吗。”

“放心,时间过了那么久,不会再有人记得。”

夜莺自嘲一笑,“也是,有几个人会记得曾经的我们。想好上哪家公司上班了吗?”

“哥哥好友的公司,远东百货。”

两人陷入沉默“早点休息吧,我先去看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