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少女

少女?

孩子们已安然入睡,夜莺站在阳台,享受夜晚的宁静祥和。

郊外夜晚繁星格外明亮耀眼,仿佛下了好大的勇气,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想着孩提时的样子,数着天上的星星,数着数着脸上绽放出绚烂的笑容。

随着手指向前移动,夜莺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晕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人影。

回到房间翻出手电,照向那人。

刺眼强光照射过来,那人用手遮挡住眼睛。

夜莺还是认出来那人是欧阳辰。

关上窗户,拉上厚重的窗帘。沉思一会,下了楼。

林娴正在客厅喝水,“林林,还没睡呢。”

放缓脚步“有事出去下,马上回来,您早点睡。”

时间太晚,林娴有些不放心,跟着出了门。

见到夜莺来到一个男人面前,止住脚步远远地望着。

欧阳辰面前一地的烟头,这人应该来了很长时间。

别墅中走出一个头发披散,清秀甜美的长相,一身宽松睡衣的女孩,一双漆黑的眼睛散发出不符合年纪的冷厉慑人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欧阳辰微愣,“请问,慕林林在吗?”

夜莺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欧阳辰。欧阳辰尴尬的咳嗽一声,“既然不在,我明天再来。”

“这个地方还是不要再来为好。”

欧阳辰伸向车门的手停在半空中,不敢置信的望向夜莺,“你--你是慕林林。”

实在不能将眼前十八九岁少女模样的女孩和商场中见到的慕林林联系在一起。

夜莺嘴角勾出嘲讽的笑意“我说的很清楚,我有三个孩子,以你这样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接受。

为了我的家人和孩子着想,我不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周围,你可以走了。”

欧阳辰张了张嘴,发现平常对付女人的那一套,对慕林林好像都不适合,一时有些手无足措。

“如果是我喜欢的人,我不会在乎她的过去。”

“你的家人呢,即使你的家人能接受,舆论也会将孩子们推上风口浪尖。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夜莺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言简意赅,想到父亲,想到背后的整个庞大的家族,下午刚燃起得斗志,顿时消失无踪。

拉开车门,开车离开。

夜莺刚转身,见到门里面的林娴,扬起笑脸,“妈,天冷您怎么出来了。”

林娴心里高兴“谁啊。”

夜莺不想欺骗林娴“欧阳国际的太子爷欧阳辰。”

疑问的问道:“那个不务正业整天上报纸的富家公子?林林怎么会招惹上他。”

“妈,有些事情现在不方便说,我会处理好,赶快回去睡觉,明天早上还要晨练呢。”

林娴知道女儿的脾气,再问叶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望了一眼二楼的阳台,夜莺扶着林娴走进别墅。

二楼,八哥已等在门口,毫无隐瞒将事情和盘托出。

“的确也该给孩子找个爸爸,我也觉得欧阳辰实在不合适。如果那人再来,我要他好看。”

“八哥,那么多年你的脾气还是一点都没收敛,听我的这件事情交给我来解决。”八哥妥协,“好吧,早点休息。”

夜莺躺在**,趁着明天周六,带着孩子们好好地出去玩玩,然会再跟孩子们谈谈心。

八年的军旅生涯,养成不少好习惯,比如躺下闭上眼睛脑中一切就会放空,片刻就能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