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厌恶

厌恶

夜莺开车离开繁华的市区,驶向郊区别墅,车后扬起片片落叶。

这些天思言与陆明华打得火热,两人正在一起嬉闹,思语不时地与两人说上几句话。

思彤静静的抱着电脑坐在一边。

夜莺进门与陆明华打过招呼在思彤身边坐下。

思彤正在浏览新闻网页,小手指着其中一条,嘴唇微抿,大眼忽闪看着夜莺。

明白女儿的意思,“妈咪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思语凑了过来,“妈咪你们在看什么。”

看见姐姐手指的地方,“环宇科技公司涉嫌生产假冒伪劣产品以牟取暴利,这个跟我们有关系吗?”

正在于思言玩的开心的陆华明,走了过来。

震惊的看了思语一眼,小小年纪竟然能认识那么多汉字。

“林林,你要相信我,这些报道都是不真实的,是一些竞争对手故意抹黑。”

夜莺一副千年不变没有表情的脸孔,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也许吧。”

慕天翔从书房中走了出来:“林林,这件事情明华已经跟我和你妈解释过了。

爸阅人无数相信明华不是这种人。”林娴在厨房帮腔:“是啊,妈也想信明华。”

思言过来拉着陆明华一同玩游戏机。

陆明华总是心不在焉,眼神有意无意的飘向夜莺的方向。

当思言再一次摇晃走神的陆明华的时候,陆明华满是厌烦,这一幕被夜莺捕捉到。

真是应了那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陆明华一副心事重重的吃着饭。

林娴见陆明华食不下咽的样子。

“明华是不是伯母做的饭菜不合口味。”

夜莺思彤认真吃着饭菜。

思语夹了一块鱼,“不会啊,外婆烧的菜味道很好啊。”

捣了一下身边的思彤:“是不是啊姐姐。”

思彤点点头继续低头吃饭。

思言少年老长的说道:“二姐菜的味道好不好有时也跟心情有关。”

思语恍然大悟的样子,“也是哦,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不想吃饭。”

然后好奇地问道:“陆叔叔,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明华是不是因为公司的事情烦心,我看不如这样等吃完饭,你跟林林好好谈一下你们公司的情况,让林林帮你分析分析。”

“谢谢伯父,可是我怕打扰林林。”

林娴给陆明华夹了块菜,“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林林会帮你的,是不是啊林林。”

“只要你们公司没有做什么缺德的事,我会帮的。”

言外之意如果要做了,就另当别论。

“我陆明华做事光明磊落,不会干一些缺德犯法的事情。”

一直默默吃饭的思彤放下碗筷,“没有人做了亏心事还会摇旗呐喊我是个坏人。”

夜莺挑眉女儿你要么不说话,出口就语不惊人死不休。

陆明华面色僵硬,被堵的哑口无言。

慕天翔干咳两声,“明华啊,童言无忌你别放在心上。”

“外公孩童嘴里吐实话。”

思言摸了下圆滚滚的小肚子,“吃饱了,先上楼了。”

慕天翔瞪了一下思言臭小子平时外公那么疼你,关键时候来拆外公的台。

陆明华面上彻底挂不住了,再也吃不下。

林娴干笑:“孩子小不懂事。”

见夜莺已经吃完,“明华走去伯父的书房。”

向夜莺使了个眼色,夜莺跟着两人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