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脱衣服

不是他找来的人

这是一间豪华总统套房,刚站定浴室的门刚好打开,一时无处可躲,夜莺站在原地。

浴室中走出个只围着浴巾的正在用毛巾擦头的男人。

身材高大,精壮上身堪称完美。

男人扔掉毛巾,背过身,薄唇轻启,充满磁性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脱。”

夜莺防备的看着男人。

“脱。”

夜莺眉头微皱,这人说话就不能说明白点。

“脱什么?”

男人转过身,眼睛看着夜莺的胸口,夜莺用手轻轻挡了一下。

这男人长得实在好看的过分,健康的小麦肤色,刚毅的脸庞,眼睛有些狭长却很漂亮,高挺的鼻子,一双薄唇正挂着讽刺的笑。

“现在装清纯是不是有些晚了。”

夜莺明白这人是把自己当成这里的小姐了。

“你认错人了,我走错房间了,你找的人应该可马上回来。”

说完想赶快离开房间,经过男人身边时一只大手拉住夜莺。

“我最讨厌女人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

逃命要紧,夜莺只好耐住性子,“我已经解释过了,赶紧放手,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男人冷笑,黑眸扫过夜莺的胸口和暴露在外面纤细修长的双腿。

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大半夜穿得这么暴露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是**人的。

夜莺双手捏的咯吱作响,“看够了没,看够了就赶紧松手。”

“趁我现在还有兴趣,赶紧脱。”

心中鄙视,忍不住爆声粗口,“脱你妹啊,种马。”

没见过这么不识相的女人,“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你眼中所谓的种马。”

扯过夜莺的胳膊向**摔去,夜莺翻转一下起身,伸腿扫向男人。

没想到夜莺有些身手,来了兴致。陪夜莺练了两手。两人正打得火热,有人敲门。

两人没有理会继续缠斗。

见没人开门,敲门声渐渐急促,“请问,有人吗。”

还是没人回应敲门的人用备用房卡打开门,听到有人进来,两人停止打斗。

通过卧室门缝夜莺见到几个身材魁梧一看就是练家子男人正在房间寻找什么。

瞥一眼卧室大开的窗户,男人拦住夜莺去路。

“他们是来找你的。”

回了一个要你管的眼神,眼看几人就要闯进卧室。

夜莺心中焦急假如要与眼前的人动手又会被外面的人发现。

夜莺一向冷静的脸上闪现怒火,“让开。”

脚步声靠近卧房,男人顺势将夜莺压向身后的大床,扯过被子盖上两人的身体。

快速吻住夜莺,夜莺睁大眼睛,右腿膝盖迅速抵向男人双腿间。

男人躲避开,压低声音在夜莺耳旁:“女人,别不识好歹。”

男人身上刚刚沐浴过残留的清香包围着夜莺。

加上男人嘴唇似有似无的触碰敏感的耳垂。

夜莺脸上火烧一片。

当外面的人进入房间时就看见一地凌乱的衣裳,正在**吻的忘我的两人,**的被子还在不断地起伏着。

几人就想退出房间,男人忽然您抬头,凌厉的双眼扫过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