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不简单的男人

不简单的男人

几人在凌厉眼神震慑下有些心虚。

“对不起先生,打扰您了,您继续。”

拉下被子将夜莺**在外的香肩盖上。

拿过床头的手机,“吴总,你安排的地方,我很不满意,马上帮我换一家酒店。”

夜莺将脸埋在男人的胸膛。

呼吸打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男人全身血液沸腾,汇成一股热流涌向小腹。

几人知道能在这里消费的人肯定不简单,灰溜溜的离开房间。

男人定定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推了一下身上重如千斤的男人,“他们走了。”意思你该起来了。

男人没有起身的意思,声音暗哑“我救了你。”

知道这人事项与自己谈条件。

“你先起来咱们再来谈,行吗。”

夜莺现在身上可是光溜溜以这样**的姿势与一个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交叠在一起,可不是享受的事情。

男人坏坏一笑,“起来怎么谈呢。”

说完吻住夜莺刚要说话的小嘴,大手在夜莺光滑的身上游走,掌心的老茧引来夜莺一阵战栗。

夜莺极力挣扎起来,被压制的右腿得以解放,立刻从后面袭击男人,男人翻身下床,顺带连被子一同裹走。

夜莺快速用床单将自己严实的包裹起来。

双眼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瞥了一眼地上的衣服。

这男人的伸手不简单,硬碰不是办法,“怎样才能让我离开。“

有人敲门,一个女声娇嗲的说道:“安总裁,我是吴总的秘书,刚刚不好意思在楼下遇到了熟人,来晚了。”

“滚。”

女人不死心,这安总多金不说,长得可是比明星还要好看,要是能上了安总的床,虏获他的心下半辈子可就不用愁了。

“再说一遍,给老子滚。”

知道外面的女人才是今晚的正主,“你找的人来了,我在这里也不合适,麻烦让一下。”

让我穿上衣服离开。

男人的大脚踩上散落在地的衣服。

夜莺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妈不见到自己回去,会担心的睡不着觉。

豁出去了,车上还有套衣服。

裹着床单向窗边靠近。

男人有些不敢相信,“你打算穿成这样出去。”

还不是你害的,懒得回答。

打开衣橱扔给夜莺一个衬衫,“穿上。”

这人一看就是常年发号施令的决策者。

夜莺拿着衬衫,示意男人转过身去。

男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夜莺火大,“你不转过去,我怎么换。”

“摸都摸过了,还怕看吗。”

不明白一向惜字如金的人怎会想捉弄一下眼前陌生的女人。

夜莺真的动气了,双眼喷火瞪着男人。

又有人敲门,男人不耐烦的吼道:“给老子滚。”

“安总裁,我是吴泽,已经为您安排好新的酒店。”

吴泽在c市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经营制药企业,房地产,百货公司,旗下还有许多子公司。

能让这样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服服帖帖,眼前的男人不简单。仔细想了一遍在c是还没听过有姓安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