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爬床

欠扁

男人听完,从衣橱中拿出一套衣服旁若无人的换了起来。

这人的身材好的真不像话,完美黄金比例倒三角的身材,精瘦充满力量。

夜莺发誓自己真不是个色女,是这人毫无节操在自己面前换衣服引诱自己,不禁多瞄了几眼,有重要流鼻血的冲动。

欣赏美丽的事物本来就无可厚非。

见男人专心穿着衣服,没有注意这边,快速套上衬衫。

夜莺里面没有穿衣服,宽大衬衫挡不住胸前若隐若现**,露出一大截光滑白嫩的美腿。

男人喉咙一紧,喉结滚动两下,将脸别上一边。捡起地上的短裤,扔给夜莺“穿上。”

说完走进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夜莺看下地上的衣服,除了手中紧身短裤能穿外,其他的都已经被刚才情急之下撕烂了。

利落穿上短裤,男人从洗手间出来。头发上有水珠不断流下,没入衬衫,说不出的性感迷人。

这人刚洗过澡,夜莺断定这人有洁癖。

男人打开房门见夜莺还站在原地,“不想离开?”

夜莺知道眼前的人不简单,不敢贸然跟他走。

说不定刚出虎口又入狼圏呢。

“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跟我走,二是当我出了这间房,就会有人知道你还在会所中。”

算你狠,夜莺散下盘起的头发遮挡住大半个脸,跟在男人身后,要出房间时,一件西装外套罩在夜莺身上。

摸了一下,手感不错正宗的意大利手工西装。

房门打开,房外站了一男一女,女人一双狐媚的大眼,痴迷的看着刚出门的男人,门口的一男一女注意到男人身后的夜莺,“安总裁,这位是···”

男人冷酷扫了一眼说话的人,命令道:“吴总,去酒店。”

夜莺知道男人是吴泽,女人刚才敲门的秘书。

吴泽连忙打住接下来的话。旁边的女人嫉妒的瞪着夜莺,撅着红唇,摇了一下身边的男人,“吴总。”

吴泽扯下女人的手,胸大无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让好端端的一次接近安总裁的机会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吴泽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安总裁,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实在对不起。”

男人点了一下头,带头向前面走去,女人挤开跟在男人后面的夜莺,看了一眼夜莺身上的外套,不屑地唾弃一声,“不过就是个出来卖的,怎么配的上安总裁的衣服。”

“吴总,你的秘书该换了。”

女人笑容僵硬,脸色惨白,呆立原地。

夜莺也停下脚步,“小姐,出来卖呢有很多种,这送上门都不要的,说的就是小姐这种。”

女人一听气歪了鼻子,“别以为爬上了安总裁的床就了不起了。”

“我只知道有人连人家的床都没沾上。”

夜莺不再理睬向前面走去。

男人在电梯门口等着夜莺。

等到夜莺回来时男人身边围着六名黑衣保镖。

男人将夜莺拥入怀中,周围有那么多人盯着,夜莺不自在,反抗几下,男人低下头附在夜莺的耳旁,“女人,乖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