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这个姿势有点

被耍了

安天睿按住夜莺的头,顺势加深送上门来的香吻。

六名保安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热情如火的男人会是平时冷如冰山的老大。

霸道的舌抵开紧闭的贝齿,更深的索取甘甜。

不敢挣扎被迫的承受,绵长热吻结束。

夜莺脸色绯红,娇嗔捶打一下安天睿的胸膛,将脸埋在胸膛上使劲咬了下胸前结实的肌肉。

安天睿嘴角浮现一抹转瞬即逝的笑容。

欧阳辰不自然的轻咳两下,提醒下秀恩爱甜蜜的两人。

安天睿打横抱起窝在怀中的夜莺,“道歉就不用了,我女人累了。”

说完抱着夜莺越过欧阳辰,向外面走去。

程伟强带着人刚走过来,“小老板,怎么办。”

慕林林的名字闪过脑海,那个女人的身影与慕林林很是相似。

“派人跟着,我出去一趟,你在这里盯着继续搜寻。”

“小老板,总裁刚才已经来过电话。”

“知道了,告诉老头我会处理好。”

“辰,你怎么把人家留在房间一声不吭就跑出来了。”

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过来挽住欧阳辰的胳膊,声音满是抱怨。

心中本就烦闷,一把甩开女人,“送她回去。”

女人挎着一张脸站在那里紧盯着离开的背影。

“梁小姐,我派人送你回去。”

梁小姐眼中满是泪水“程秘书,是不是我哪做的不好。”

刚才在房间两个人还好好的,一转眼辰就对自己冷脸相向。

“梁小姐,会所发生一些烦心事,小老板心情不好。”

得知不是自己的错,破涕为笑,“那我去安慰一下辰。”

陈伟强拦下向外跑的人,“梁小姐,小老板不高兴时,不喜欢有人打扰。”

梁小姐很听话停下脚步,陈伟强派人送她回去。

欧阳辰驱车向郊外赶去。

安天睿将夜莺抱上等候在会所外面的林肯。

上车以后夜莺抬起一直埋在安天睿胸前的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满口满鼻子都是安天睿身上浓烈阳刚气息。

想起还坐在安天睿的腿上,想站起身另找个地方坐。

腰被安天睿的手臂紧紧地箍住。

“条件。”

“你说呢。”

说完薄唇逐渐向夜莺靠近。

夜莺向后倒去,安天睿不断迫近。

夜莺伸手抵在两人之间“停,再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安天睿从不怀疑自身的魅力,怀里的小女人一副防狼的姿势,让自己又不得不怀疑这张俊颜的杀伤力是否大不如前。

将夜莺快速放在座位上,高大的身子压了上去。

有力的大手将夜莺的双手按在头顶,钳制欲挣扎的女人。

仔细看了一下身下的夜莺,浓厚的化妆品盖住了原本的面容。

“盗取监控视频的目的。”

“安总裁,以这个姿势审问是不是有点···”有点**。

邪魅一笑,胸膛动了两下,“色狼。”

身上的外套敞开,里面又没穿东西,两人只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

安天睿能明显感受到前面的柔软。

夜莺拼命地反抗起来,忽然有东西抵在两腿间,“**。”

这样都能硬,男人真不愧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