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芯片不见了

芯片不见了

安天睿声音暗哑,“再动,后果自负。”

该死的女人真是在考验男人的自制力。

夜莺不敢再动,“你能不能先起来。”

安天睿坐起身,打开窗户透透气,吹散车中**。

坐在前面的保镖始终保持一个姿势,没有向身后投来一眼,果然训练有素。

八成是这男人经常与女人在车里乱搞,这些人都司空见惯了。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疾驰而过,相反方向驶去,那是出市区的方向。

顺着夜莺看的方向只有不断穿梭的车辆。记起夜莺听到欧阳辰声音的表现。

“你和欧阳辰是什么关系?”难道这女人盗取视频是为了报复欧阳辰。

“停车。”

这一次安天睿没有为难夜莺,命司机将车停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甜品店。

十几分钟以后,安天睿搂着夜莺出来,赶往吴泽安排的江宏酒店。

酒店豪华总统套房内,安天睿将手中的芯片插入电脑。

看了一遍芯片中的内容,主角应该就是最后进入房间的一男一女。

截下画面中的一男一女的照片,发了出去。

女人咱们很快会再见的。

夜莺在甜品店的洗手间卸下妆,穿着刚才那个女孩的衣服离开。

车是不能开了,打车貌似也不可行,

得想个办法尽快的回去才行。

夜莺跳上一辆向闹市外驶去拉货的大车。碰碰运气吧。

在大车经过通向郊区别墅的四岔路口上夜莺跳下车,快速向别墅跑去。

别墅门前停了一辆车,从后面翻进别墅。

有些口渴,打开客厅的灯,林娴坐在沙发上打着盹。

夜莺心中暖暖的,走过去抱住林娴,“妈,对不起。”

“林林你回来了。”

“恩,妈赶紧回屋休息吧,我喝口水就上楼睡觉,明天还得上班。”

抬头看了下挂钟,“都快三点了。”声音略带责备,“下次可不准那么晚回来了。”

“遵命长官。”

打了个哈欠,“老了,不能熬夜了,妈先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啊。”

“恩。”

回到房间透过窗帘见到欧阳辰的车还停在那里。

换上睡衣端着一杯水站在阳台边。

坐在车中的欧阳辰看着阳台的身影,打电话向手下确认安天睿身边的女人是否离开。

挂了电话,掐灭手上的烟头,开车离开。

夜莺坐到电脑前,摸了下腕上的手表,脸色难看解下手表扔在桌上。

将拿到芯片以后的事情回想一遍。

忽然想到在车上时安天睿扣住过自己的手腕。

当时注意力都在安天睿坚挺的下身。

芯片应该是那个时候被安天睿给取走的。

自己还唾弃人家是**,看来安天睿是早有预谋的。

再去会所搞一次,有了这次教训,恐怕比登天还难。

可是没有这个证据官司就会打不赢。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安天睿要回芯片。

时间太晚了,只能明天再说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以后绝不多看好看男人一眼。

欧阳辰回到会所,程伟强还是没有找到盗取视频的女人。

“让下面的人把嘴闭严了,督促技术部门,盯紧网上的视频,图片,还有个个报社。”

沉思一下,“派人盯住安天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