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恶心死你

恶心死你

第二天一早带着孩子们刚刚回来,远远就瞧见陆明华站在别墅门口。

思语撅着小嘴,“哼,他来干什么。”

思言擦了下脸上的汗水,“公司摊上官司,来找妈咪帮他打官司的呗。”

“哼,没脸没皮。”

“宝贝们,先进去洗手吃饭,上学要迟到喽。”

陆明华跟孩子笑笑,思语赏了陆明华一个大大的白眼。

思言无害的笑着,陆明华心中高兴至少还有一个孩子喜欢自己。

左右张望了一下,“陆叔叔怎么没有把昨天跟您一起滚床单的美女阿姨带来呢,那么漂亮的阿姨,我还想认识一下呢。”

陆明华笑容僵硬,嘴角抽了两下,眼中的天使瞬间成个小恶魔。

夜莺勾起嘴角,思彤瞪了一眼陆明华,拉着还站在原地等待陆明华回答的思言走进别墅。

陆明华见到眼前的夜莺眼光一亮,出去一身老土的职业装,能遮住半边脸的黑框眼镜,真的能算的上美女。

看出陆明华眼中的惊艳,夜莺指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这里在那场空难中,被毁的千疮百孔,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能变成现在的模样,纯粹要感谢现在先进的整容技术。”

想到夜莺描述出的样子,陆明华咽了下唾沫,打了个寒颤。

“害怕了?”

陆明华摇摇头,“不···不是。”

“不是,不是你结巴什么,还是说你想让我靠近一些让你看的清楚一点,看是不是能找出当时的模样。”

说完真的将脸凑过去,看我不恶心死你。

陆明华向后退了几步抵在车子上,夜莺步步紧逼,最后只好看了一眼慌忙把脸别向别处。

“现在的科技真发达,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夜莺一直站在华明华身前,陆明华硬着头皮看着夜莺。

原来这人的胆量这么小啊。

“陆先生,一大早来找我不是为了研究我这张被毁过的脸吧。”

急忙说道:“当然不是,我是来解释昨天的事情的。”

“这件事情不用解释了,我相信···”

连忙握住夜莺的胳膊,激动地说道:“这么说林林相信我是清白的,可以帮我了,太好了,太好了,公司有救了。”

“我什么时候说相信你了,我说的是相信我眼睛所看到的。”

拉住欲走的夜莺,乞求道:“林林这次你要是不帮我,我可是真的完了。”

甩掉胳膊上的手,声音冰冷,“我不是救世主,以后不要再在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

陆明华绝望的看着夜莺的背影进入别墅。

“林林,这陆明华早上你们刚走,他就来了,你爸没让他进门,妈琢磨着男人哪个没犯过错···”

慕天翔声音带着怒气,“林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那样猪狗不如的男人,国家的害虫,怎么能配的上咱家的林林呢。”

“我不就是这么一说嘛,决定权还不是在林林手上嘛。”

夜莺过来打圆场,“好了,好了,爸妈你们别为了我的事闹得不愉快,赶紧开饭,上班要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