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假面

假面

一家人吃过早饭。

领着孩子来到车库,“姐姐,妈咪的车呢?”

夜莺想起车还停在商场的停车场。

“对不起,宝贝们看来咱们今天得打车去学校了。”

思语自言自语的说,“奇怪了,昨天妈咪明明把车停在这里的。”

“思言···”三个孩子只有思语还保留孩子的童真。

读懂妈咪眼中的警告“妈咪,我是要告诉二姐车子是自己飞了。”

“臭思言,耍你二姐是吧,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你。”

思语追着思言向公路跑去,夜莺在后面高喊一声,“小心点。”

思彤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夜莺,“妈咪,昨晚你去哪了。”

揉揉女儿柔顺的短发,“大人的世界,小孩子不要问的太多哦。”

拉着女儿柔软的小手,“去追弟弟妹妹。”

打车将孩子们送去学校,顺路去商场取了车。

到事务所时,还没到上班时间,同事们都聚在一起议论着。

“听说没,环宇被查封了。”

“那么大一家公司说到就倒了,怪可惜的。”

八卦的同事见夜莺进来,“慕律师,早上好。”

“早上好。”

事务所实习律师宋佳好奇的问道,“慕律师,环宇公司的陆总会判多少年。”

夜莺虽然在国内外声名显赫,外表冷漠,对同事却从不刁难,同事遇到棘手的案子,夜莺也会竭尽所能帮忙。

同事们发现冷漠只不过是夜莺的假面,与夜莺逐渐熟络起来。

夜莺依然公式化的笑着,“以目前来说,很难判断,也许电脑上的文件只是他犯罪的冰山一角。时间差不多了,该上班了。”

一天平静的过去。

等孩子都睡下以后,一个灵活的身影翻身出别墅。

夜莺站在背光处观察眼前c市顶级酒店。

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一个陌生的号码,滑下接听那边也没人说话。

挂断电话,看了一眼今晚的目的地306房间。

窗户大开,华丽的窗帘正随风舞动。

选好合适的攀爬地点,爬到窗外,拉住窗帘跳进房间,环视一圈,房间没人。

听到房间外的的说话声,夜莺拉开虚掩的房门,透过门缝见到客厅中坐着四个男人。

安天睿正对着卧房门坐着,欧阳辰坐在左侧的沙发上,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人坐在左侧。

夜莺小心关上门,暗忖欧阳辰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安天睿要把芯片拿给欧阳辰?

夜莺心中焦急,仔细听着外面几人的谈话。

安天睿优雅的打了个哈欠。

欧阳辰别有深意一笑:“不打扰安总裁休息,有时间再谈。”

安天睿冷酷着一张脸,“不送。”

欧阳辰压下心中火气,要不是怀疑安天睿在背后捣鬼,怎会咽下这口鸟气。

这人真是够拽的,竟然不买太子爷的面子,那芯片应该还在安天睿手上。

关门声响起,知道欧阳辰离开,夜莺刚松口气。

“还不出来,难道说你觉得在卧室跟我谈比较有情调,慕林林,慕大律师。”

夜莺惊愕,没想到这人那么神偷广大,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查清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