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沉睡记忆

沉睡记忆

安天睿倚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轻点边上,看着卧房门慢慢打开。

夜莺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靠在墙上。

“安总裁这是在叫我吗。”先装傻充愣再说,也许这人是匡自己来着。

安天睿脸上没有丝毫笑意,端起桌上的高脚杯,轻摇一下颜色艳丽的红酒。

面无表情的说道:“房间还有其他人吗?慕大律师,你说未经允许私闯他人房间,会怎样量刑?”

说完,一双黑眸落在夜莺身上。

夜莺依然从容靠在那里,“打开窗户的目的不就是让我进来吗?少说废话,赶紧将芯片还给我。”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我只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目光转移到手上的红酒上,“芯片我已经物归原主,还给欧阳辰了。”

夜莺轻哼一声,骗鬼呢,把芯片还给欧阳辰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白白惹来怀疑。

“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眼睛掠过夜莺紧身衣包裹下玲珑有致的身材,“女人除了身体好像没有其它利用价值。”

夜莺傲人的自制力彻底瓦解,看不起女人犯了夜莺的大忌。

一张精致的小脸画着浓重的妆容,笑的魅惑妖娆,手解开上衣最上面的扣子。

一步一步向安天睿靠近,“那么简单的要求,安总裁直说不就行了,我一定会把你伺候舒服。”让你永生难忘。

安天睿饶有兴致看着步步走近的夜莺。

夜莺在距离安天睿半米处停了下来,眼神扫了一下安天睿的下身,“我有洁癖,别人用过的东西我嫌脏。”

说完敛去脸上的笑容,右腿一记回旋踢扫向安天睿的下身。

以这样的力道要是真的被踢到,估计不死也残。

一双大手捉住夜莺纤细的小腿,夜莺以此为支点,左腿迅速踢出,迫使安天睿放开右腿,空出手来阻挡左腿的攻击,夜莺只是虚晃一下左腿,待安天睿放开右腿时,快速收回左腿。

改用双拳去攻击,两人你来我往,刚开始两人势均力敌。一记重拳踏踏实实打在安天睿的俊脸上。

擦了一下嘴角流下的鲜血,安天睿像只被惹恼的狮子,飓风般攻向夜莺。

夜莺只在速度上占有优势,力量远不及安天睿。

时间不长,安天睿钳制住夜莺的双手,用力掰向身后,没有一丝怜惜将夜莺用力按在墙壁上。

夜莺咬牙没有让自己呼痛出声。

夜莺还欲反抗。

“女人,我劝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

说完拧了一下夜莺的手腕,夜莺头上沁出一层薄汗。

贝齿紧咬下唇,夜莺此时已经冷静下来。

以自己的伸手,那么快就败在安天睿的手中,安天睿肯定受过严格的训练。

冰冷的手指划过夜莺渗出一丝鲜血的下唇,冰冷的声音犹如恶魔,“女人越是这个样子越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说完,慢慢解开夜莺的上衣。

安天睿冰冷的手指划过夜莺光滑的皮肤。

安天睿的举动深深地刺激夜莺,沉睡的记忆苏醒,想到医院屈辱的那一夜。身体微微颤抖一下,呼吸逐渐紊乱,眼中充满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