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不同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不同

房间安静无声,安天睿站在床前好整以暇看着夜莺。

衣服一件一件剥落,夜莺身上只剩下内衣,雪白光滑的胴-体展现眼前。

安天睿眼中没有一丝情欲。

眼前的女人没有想象中的羞愤难当,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直不屈的瞪着自己。

当夜莺的手碰到内衣的扣子。

安天睿莫名烦躁,“穿上。”

夜莺以为出现幻听,停下动作,双手护住胸前,防贼样瞪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安天睿不屑地冷哼一声。

掏出电话,“找个身材好一点的女人过来。”

敢情这人是嫌自己胸小,夜莺低下头看了一下胸前,34b的也还说得过去吧。

夜莺还没傻到要跟安天睿争辩一下身材是否有料。

夜莺穿衣速度要比脱衣服时快上百倍。

安天睿心情更加不爽,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向**扔过一样东西,夜莺接住。

看着手中的芯片,夜莺不解的看着安天睿,不知这人又想玩什么把戏。

安天睿不做解释,转身离开卧房,来到客厅,找出急救箱,开始处理伤口。

现在可是离开的好机会,夜莺来到敞开的窗前。

“帮我处理伤口。”

夜莺不应,只想着赶紧逃离这个受尽屈辱的房间。

安天睿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慕林林,奉劝你一句,楼下可有不少人在等着你。”

夜莺伸头向下望去,灯光昏暗,看不太清,可还是能看到楼下有东西在移动。

放弃逃跑的念头,夜莺不情不愿来到客厅。

安天睿已将伤口清理干净。

“处理完之后就可以离开。”

夜莺显然不相信安天睿会这么轻易放自己离开。

“难道你还想留在这里,继续刚才未完的事情。”

安天睿语气充满调侃,“后悔了?不过没机会了。”

“我没跟陌生男人上床的爱好。”

说完夜莺取过消炎药,洒在安天睿的伤口上,用纱布包扎好伤口。

“可以走了吗?”

安天睿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没有吭声。

夜莺站起身向卧室方向走去,想起楼下的那些人止住脚步,这样离开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转身向房门走去。

打开房门,房外站着一个保镖和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

心中诅咒安天睿今晚精尽人亡。

安天睿睁开淡漠的眼睛,看了一眼离开的背影,女人你以为我会那么简单的放你离开吗?

夜莺离开酒店,走在繁华的市区。

七年的时间自己还是不适应太热闹的地方,总感觉自己与他们那么的格格不入。

欧阳辰离开酒店后,心中憋着股闷气,开着那辆骚包的法拉利,在市区疯狂飙车,寻求刺激。

车子不断在道路中穿梭。

不经意瞥到路边高挑的身影。

急忙踩了下刹车,引来后面一阵叫骂。

欧阳辰不理睬,将车倒到夜莺身旁。

“慕小姐。”欧阳辰注意到今天晚上的夜莺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夜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注意旁边的欧阳辰。

几声刺耳的鸣笛声响起。

夜莺目光转向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