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欧阳辰的帮助

欧阳辰的帮助

欧阳辰缓慢的开着车,“慕小姐,一个人?”

夜莺点点头。

“上车,我送你回去。”

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夜莺没有拒绝,上了欧阳辰的车。

闭上眼睛靠着座椅,敞篷车飞驰,冷风吹在火辣辣的脸上,消除些许伤痛。

今天副驾驶上的女人少了一些冷漠,多了些许哀伤。

一张素净的小脸,红通一片,让人忍不住生出怜爱之情。

眼睛周围有淡淡青黛,桃花眼扫过夜莺身上的劲装,眉头轻拧。

握着方向盘的手收紧,脑中浮现会所前热情拥吻的两个人,周身散发出一股怒气。

夜莺好像感受到周围气流的变化,警惕的睁开眼睛。

欧阳辰调整下情绪,“累了,就睡会,到了,我叫你。”

“谢谢。”

欧阳辰勉强笑了下,明白夜莺真正要谢的并不是自己的关心,而是自己什么都没问。

车子在郊区别墅前停下。

夜莺推开车门。

“周少的案子需要的证据,我会尽量提供。”

夜莺手一顿,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会给欧阳国际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夜莺潜意识拒绝,“不需要。”

欧阳辰拉住欲下车的夜莺,“知道你执意坚持的后果是什么吗?”

来路不正的证据,定会引起老头的注意。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看着夜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欧阳辰硬压下的怒火临近爆发的边缘。

使劲深呼吸几下,“就不怕你的家人受到威胁吗?”

夜莺双眼充满寒光,定定的看着欧阳辰。

自己的家人是不容许别人伤害一分一毫的。

阴冷的目光浇灭欧阳辰满腹怒火,从夜莺的表现就可以看出家人对夜莺的重要性。

尴尬摸了下鼻子,“我也就是这么随便一说。”

传闻太子爷脾气火爆,换女人如换衣服,夜莺却觉得自己认识的欧阳辰与传闻大相径庭。

眼前的欧阳辰分明是个害怕自己生气的大男孩。

不由笑了笑,清秀的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你的意见我会考虑,谢谢,再见。”

欧阳辰从不知道女人可以笑的这么美,不由多看了两眼。

“我们这样算是朋友吗?”

欧阳辰的样子有些傻傻的,哪有一点平时风流公子的自信模样。

这一幕要是被认识欧阳辰的人见到,一定会惊掉下巴。

夜莺微笑着,点点头,“开车小心。”

说完,掏出钥匙打开别墅大门。

欧阳辰目送夜莺背影进入别墅,驱车赶往闹市。

心中像吃了蜜样甘甜,打开车上劲爆动感的音乐,身体随着音乐摇摆起来。

忽然想起安天睿,脸上笑容凝固,好心情烟消云散。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又想到两人亲密的举动,愤怒的砸了几下方向盘,发出刺耳的喇叭声,引来路上行人频频回头。

夜莺躺在**翻来覆去不能睡着。

欧阳辰说的没错,的确是自己考虑的不周到。

欧阳国际能成为c市的龙头老大,自然不会仅仅靠明面上的生意手段,暗处应该也涉及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