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吃顿饭

吃顿饭

合上协议书,“安总裁手段高明,令人佩服。”

安天睿没有理会夜莺话语中的讥讽,不容置喙的说道:“没有异议,签了。”

始终没有抬起他那高贵的头颅。

听闻夜莺不惧权贵,秉公处理经手的案子,五个股东希翼的看着夜莺,希望夜莺可以出面说句公道话。

李丽靠近夜莺小声的说道:“安总这样做会不会有点过分,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人家白白让出股份。”

夜莺无聊的转着笔,“你不是很崇拜人家吗?”

李丽白了一眼夜莺,“一码归一码,我像是公私不分的人吗?”

这李丽也不是个盲目崇拜帅哥的女人。

夜莺事不关己依然把玩手上的笔。

“慕律师,你倒是说句话啊。”

清了下嗓子,眼神扫过握着笔,却不忍签字的股东。

知道留下来的都是身家干净的股东,都已上了年纪,应该是公司元老级的人物,对公司有着深厚的感情,一下子让他们放弃一辈子打拼的事业,真的是个艰难的抉择。

安天睿眼神瞟过夜莺,暗含警告。

“各位还是签了吧,安总裁的为人相信各位来的时候已经打听清楚,再说公司被安阳国际收购之后,承诺不解雇以前公司员工,省了你们一大笔员工的安置费用。”

以环宇规模来看,这笔费用肯定异常庞大,也许让这五个股东倾家荡产也拿不出来,安天睿这么做也算是在帮他们。

至少他们不会一无所有。

股东们也觉的夜莺说的有道理,颤颤巍巍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完之后,眼睛有些湿润。

一个股东声音哽咽,“安总,以后我们可以来公司看看吗?”

其他几个股东恳求的看着冷漠的安天睿。

安天睿锐利的眼光扫过他们,薄唇轻启“不可以。”

五个人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从没见过像安天睿这样不用太多语言,只需一个眼神就让人觉的压抑害怕。

夜莺觉得自己的心够冷够硬,但是和眼前的人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拒绝,也太不近人情了。”

安天睿一张俊脸贴近夜莺,“女人,这个社会就是弱肉强食,人情在我这里讲不通。”

姿势**,像是**之间的呢喃。

“不讲道理的野蛮人。”

这人要是生活在古代,活脱脱的一个独断专权的暴君。

保镖将签完的五份协议递给安天睿,安天睿看完以后,签上大名,递给夜莺。

遭到拒绝的股东,垂头丧气陆续离开会议室。

“签完,一起吃饭。”

“我的时间很宝贵。”跟这样冷血无情的人一起吃饭,倒胃口。

在见证人一栏签下名字,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这位小姐,赏个脸一起吃顿饭。”

安天睿漂亮的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李丽。

李丽满脸笑容,忙不迭的问道:“这是在邀请我吗?”

夜莺心中强烈鄙视已被安天睿迷得不知道东西南北的花痴女人。

安天睿轻点下头,算是回答。

按了下狂跳不已的左胸,“好啊,好啊。”

夜莺抚额无语,女人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嘛。

李丽拉着夜莺,“慕律师,一起去。”

“真的没时间,手上还有几个案子,不过我会帮你请个假,祝你用餐愉快。”

说完拿着东西,欲向外走。

李丽拉住夜莺死活都不放手,“不能请假,请假全勤就没有了,慕律师求求你,就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