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不顺眼

不顺眼

安天睿身上冷意十足,并没有把c市跺跺脚就会地动山摇的太子爷放在眼里。

“去哪?”欧阳辰眼中阴鸷一闪而逝,笑容消失殆尽。

夜莺感觉到欧阳辰声音明显不高兴,“安总请我和李丽吃顿饭,我们的事等稍后再谈。”

心中玩味,安天睿敢这样明目张胆无视欧阳辰,这两人算是结下了梁子。

欧阳辰压下心中蹭蹭上窜的火气,侧过俊脸,惊讶的说道:“没注意,安总也在这里,见谅。”

这不是明显说人家存在感太小嘛。

安天睿本就冰冷的脸上蒙上一层寒霜,周围空气冷凝。两人之前只有两次短暂交集,并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可这同样优秀的两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打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对盘,之后互相越看越不顺眼。

酷酷点了两下头,懒得开一下金口。

不耐烦的看了下表,“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夜莺心中鄙视,就你的时间宝贵,爱等不等,我还不乐意去呢。

花痴女李丽早就陷在两个极品帅哥身上不可自拔,嘴角有不明**流下,就差没将他们双双扑倒。

夜莺再次抚额,这女人八成是尼姑投胎,缺怕男人了。

叫了几声李丽,这女人没有一点反应。

那双亮发光的眼睛,还是在两个男人间逡巡。

夜莺真想捂脸遁走,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实在是太丢人了。

咬着牙在李丽耳边说道:“再犯花痴,帅哥就跑了。”

“哪跑?他们不是还乖乖站在这里吗?”视线依然黏在两人身上。

欧阳辰早已经习惯这样赤/裸/裸爱慕眼神的膜拜,没有什么感觉,见到夜莺咬牙切齿的可爱模样,脸上不由舒展开笑容。

李丽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好帅。”

安天睿眼中闪过厌恶,少的可怜的耐心将要耗尽。

眉宇间戾气显现。

担心安天睿这个冷酷暴力的男人会对李丽做出出格的事情。

夜莺将散落的头发放在耳后,脚前挪一点。

脚上吃痛李丽回过神来,脸上红红一片。

不自在的整理下整齐的头发,糗大了,怎么会在这两个极品男人面前失态呢。

暗自懊恼,死定了,会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安总,老早就想抽个时间请您吃顿饭,择日不如撞日,给我个薄面,今天这顿我请你们。”

欧阳辰确定那天潜入会所的女人是夜莺之后,总是放心不下这个神秘的女人。

想到夜莺与安天睿亲密举动,心中烦闷。

欧阳辰厚着脸皮,压下火爆的脾气,好声好气与安天睿打着商量。

安天睿没有回绝,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心中松了口气,总觉得这顿饭是场鸿门宴,有欧阳辰在应该会好一些。

几人驱车赶往江宏大酒店。

路上夜莺在三警告李丽,犯花痴的毛病适可而止。

夜莺感叹对安天睿了解的太少了,能查到的资料就是那寥寥行字。

安阳国际现任总裁,二十八岁,婚姻情况不明。

然后就是接手公司后的种种丰功伟绩。

连个家庭背景都查不出来,夜莺下定决心仔细详查一下这人,就不相信这人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