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乏味的女人

乏味的女人

一行人驱车来到江宏酒店,服务员礼貌打开车门,泊好车。

江宏酒店地处环境优雅,人流量相对少一点的市区,采用古罗马风格的圆形建筑,高耸坚实的圆形柱子,增添建筑稳重之感。

浅蓝色玻璃在阳光下闪着流光,耀眼纷呈。

酒店外观高端大气,又是个富人云集的地方。

古典风格与现代艺术的完美结合。

昨天晚上来去匆匆,夜莺没有仔细欣赏建筑师鬼斧神工的设计。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一前一后下了车,欧阳辰直接来到夜莺身边,优雅的笑着“美丽的女士里面请。”

夜莺公式化的笑了一下。

一双黑瞳紧盯着两人的一举一动,心头莫名发堵。

这女人好像从没对他这么友好过,见面除了打架就是互相耍心机。

心中极度不爽,脸色更加阴冷。

李丽眼光从漂亮宏伟的建筑上移到面前温润如玉的欧阳辰身上,心中不甘。

这样极品男人怎么就对这个土了吧唧,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第二眼的女人那么温柔呢,放着她这样的大美女不理不睬。

嫁个有钱人一直是她的终极梦想,开豪车,住别墅,任意挥霍的生活才是她想要的,怎会错过眼前这个嫁入豪门的机会呢。

“走吧。”

三人踏上门前的台阶,俨然把今天的主角遗忘原地。

李丽扭头向后看去,高跟鞋一脚踩空,向后倒去。

夜莺眼疾手快拉住向后倒去的李丽。

一心想要欧阳辰来个英雄救美的女人,怎么都没想到看似柔弱的夜莺力气惊人,动作利落将她拉上台阶。

“没事吧。”

“好像···好像脚扭到了。”蹲下身子,揉捏着扭到的脚腕,怨恨夜莺多管闲事。

“如果很痛,我带你去看医生。”

“没事,没事活动一下就好。”李丽慌忙摆手,没有任何进展就离开,会懊悔死的。

夜莺扶着李丽慢慢站起身,李丽动了几下脚,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不怎么痛,不是很严重。”

说完巧笑嫣然的对着还站在原地的安天睿说道:“安总,怎么不走了。”

欧阳辰双手插在裤兜,若有所思的看着夜莺。

刚才小露一手,身手不凡,越是神秘的女人越吸引人,让人不知不觉深陷其中。

一眼就能看穿的女人太简单乏味,眼神掠过笑的令人生厌的女人。

就这点小把戏,未免也太不把这个身经百战,混迹花丛的男人放在眼里了。

太子爷可是最讨厌耍心机夺宠的女人,曾经有一个拿着怀孕单子找到欧阳辰负责,欧阳辰混是混了点,可是安全措施做的很是到位。

当这女人找到他的时候,第一时间让田浩然将事情弄得清清楚楚,最后证明这孩子不是他的,欧阳辰大怒,将这女人扔进了钻石会所,当个坐台小姐,天天不接断的接客,最后那女人受不了直接疯了。

从今以后再也不敢有人拿怀孕说事。

安天睿连眼神都懒得给这女人一眼,冷漠的眼神看向夜莺,四目相接,霎时火光四溢,笨女人在他面前那么精明,竟然看不出身边的女人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