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没风度

没风度

气氛僵硬,李丽笑容凝固,尴尬的站在一边,心中对夜莺的怨恨又增加一分。

黑色镜框下白皙的脸上,漾起浅浅笑意,如清风拂面清爽怡人,两片红润唇瓣轻启,吐出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语。

“真抱歉,与欧阳先生相谈甚欢,竟把安总忘了,安总裁里面请。”

话说的倒诚恳,脸上哪有一点歉意的样子。

欧阳辰右手放在嘴边,轻咳一声隐去脸上笑意。

想到夜莺也许是为刚才安天睿无视自己,而故意让安天睿难堪,心中暖暖的,多情的桃花眼无比温柔的看向身边的夜莺。

也许这道目光太过温柔,太过炽热,夜莺迷茫的扫了一眼欧阳辰。

只不过是调侃了两句下面的那个欠扁的男人,你也不用这么崇拜我吧。

安天睿恨得牙痒痒的,这女人这是在暗示他很多余?存在感很渺小?

女人再让你蹦跶两下,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

安天睿一成不变的冰山脸上换上邪魅的笑容,夜莺忽然感觉脊背发凉,明明心中后悔的要死,真不该逞一时口舌之快,惹毛这个狠厉的男人。

可夜莺是谁,十岁开始,就在死亡线上摸爬滚打练出来的女战士,天生具有不怕死的精神,毫不畏惧给了安天睿一个挑衅的眼神,小样,我还怕你了不成。

宁愿站着死,也不会被吓倒。

安天睿越发笑的灿烂,狭长的丹凤眼泛着危险的光芒。

女人欠调教,看来昨天晚上的教训还不够,要真枪实弹的上阵才能让她映象深刻。

从这经过的女人们,见着两个见到人神共愤的帅哥,都忍不住驻足观望,品头论足一番。

受不了这些女人的花痴行径,安天睿收起脸上惑人笑容,进入酒店。

酷酷的背影,彻底秒杀了众女。

夜莺自动屏蔽这也花痴女人的议论。

心中坏坏的想着,要是把那个自大狂扒光衣服,扔在这些女人面前,这些女人肯定会像饿狼样扑过去。

二话不说将他吃干抹净,看他还能不能这么牛气。

要是某人知道夜莺现在的想法,估计会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就地正法。

欧阳辰脸上温柔的笑容始终没有消褪,时不时瞥向夜莺,惹得李丽气的脸色发白,嘴唇微微颤抖。

以为李丽是因为脚扭得缘故,蹲下身子查看一下李丽的脚,没有任何浮肿迹象,不由担心问道:“是不是伤到里面骨头了,我还是带你去看看比较好。”

“不用了···”李丽连忙拒绝,笑话,本来就没事,上医院检查不就露馅了。

“可你的脸色···”脸色白的吓人,没有经历过感情洗礼的夜莺怎会明白李丽心中所想。

“可能是饿的缘故,我···我有点低血糖。”

“肚子饿,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赶紧的我扶你进去。”

这样想麻雀变凤凰的女人大有人在,欧阳辰不屑的撇撇嘴。

放在以前他会毫不犹豫将这样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压在**狠狠惩治一番。

自从遇到夜莺,那颗放浪不羁的心有所收敛。

三人跟着安天睿进入三楼一个大包间,一干保镖留在房间外。

包间墙壁上挂着两幅画作,靠墙的两边各摆放一套黑色意大利真皮沙发。

深蓝色窗帘放在窗户两侧。

安天睿一身黑色西装坐在暗红色实木桌边。

这样的浓重色彩的房间配置仿佛是给他量身打造一般。

让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冷酷,不可亲近。

安天睿拿过菜单自作主张的点了一大桌子的菜。

夜莺忍不住诽谤缺少绅士风度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