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跟踪

跟踪

安天睿让服务员开了瓶红酒,面对满桌精致菜肴,夜莺提不起丁点食欲。

“看看,还想吃点什么?”欧阳辰将菜单递给夜莺。

“这些足够了。”不是菜不好,是一起吃饭的人不对,倒胃口。

安天睿狭长的眸子微眯。

李丽遭到忽视,低头闷闷不乐。

“不是饿了吗,怎么不吃?”

压低声音对夜莺说道:“你们都不吃,我怎么好意思···”

声音夹杂微微怨恨。

“安总,可以开始了吧。”

一山不容二虎,说的真不错,眼前视对方为空气的两个人,连最起码的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安天睿点了下头,优雅的品着红酒。

夜莺安静的吃着面前的几道菜,欧阳辰不时的替夜莺加几筷子的菜。

介绍菜的名字,由来与做法。

夜莺不得不从新认识一下这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花名在外的太子爷。

“你会做菜?”

“当然啦,等有机会一定让你常常我的手艺。”

自信满满的回答,一张如花俊脸,温柔溺死人的眼神,足以让任何女人沉溺其中。

“我只是随便问问。”

白皙的脸颊微微发红,低下头,吃着碟子里剥好的虾,明白欧阳辰的心思,杀伤力太大的人还是保持点距离,夜莺怕她不够冷静,一头扎了进去,到时

欧阳辰眼中闪过失望,原来她还在排斥自己。

李丽一直闷不吭声,细嚼慢咽的吃着东西。

“食物中毒可就不好了。”薄厚适中的嘴唇沾上暗红的酒渍,妖冶迷人。

两个男人目光相遇,都带着嘲讽,很快错开。

正吃着虾的夜莺淡淡瞥了一眼,慢条斯理的喝着红酒的男人。

卖弄**的自大狂,天天喝,喝死你丫的才好。

最好来个酒精中毒。

一顿饭在这种压抑诡异的氛围下结束。

看了下时间,快到孩子们放学的时间。

问了下李丽家的地址,正好与学校方向相反。

“慕律师,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李丽动了下桌下的脚,贝齿紧咬着下唇,眼中似乎染上雾气,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可是房间中两个男人压根不吃这一套,始终视若无睹,真是白瞎了这么逼真的演技。

不放心李丽的脚伤,夜莺没办法,只好拜托欧阳辰送李丽回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李丽口是心非的拒绝道。

欧阳辰皱眉看了一眼脸上微微露出喜色的女人,心中厌恶感更浓。

“慕小姐吩咐的事情,一定办到。”不想让夜莺担心,欧阳辰忍下心中厌恶答应送李丽回去。

李丽脸色不好,送她回去还得看这土女人的面子,这女人哪里比她好了,不就是学历高一些,嘴巴里一些吗?

安天睿面无表情扫过夜莺,这个时间该是下班的时候,而欧阳辰的表现显然知道夜莺离开的目的。

觉得他像个局外人,被他们摒弃在外,心中烦闷。

夜莺起身与安天睿告辞。

“谢谢安总的热情款待,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安天睿再次点了一下他那高贵的头颅。

真是惜字如金,金口难开呢!

欧阳辰双手插在裤兜里,潇洒转身,连个招呼都不打,跟着夜莺两人身后离开。

起身站在窗边,见两辆车向不同方向驶去,安天睿下楼驱车向夜莺离开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