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震惊

震惊

窗外风景快速向后退去,敏感的夜莺很快从后视镜里发现一辆一直尾随的车子。

摘掉眼睛,揉了下眉心,这两天没有休息好,有点精神不济。

用力踩下油门,车如离弦的箭般飞快向前奔去。

不断在车辆中穿梭,欲甩掉后面的尾巴。

后面的那辆车飙车技术也不是一般的好,知道被发现,索性也不再畏头畏尾,放开胆子,追赶前面的车子。

安天睿越发好奇,资料上平淡无奇,循规蹈矩的女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另一面。

不知到底怎样的男人才能驾驭这样嚣张多变的女人。

心中忽然萌生挑战一下的欲望,不过很快眼前浮现一个娇俏可爱的脸蛋,俊脸浮现一丝难得一见的温柔。

一黑一白两辆车子一前一后激烈的角逐着。

夜莺忽快忽慢,好像在考验跟踪者的耐心,透过黑色车窗,隐约感觉这身影有些熟悉,飞快将回国以后认识的人过滤一遍,那个讨厌的自大狂可能性最大。

好看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这人太过危险,直觉不能让他知道孩子们的存在。

掏出电话,手指快速的拨出一连串的号码,电话接通久久无人接听。

眼看孩子们放学的时间就要到了,夜莺心中焦急,八哥快接电话啦。

一向心灵相通的姐妹,在这个关键时刻没有听到夜莺急切的呼唤。

挂断电话,看见前面不远处的红灯。

夜莺勾唇浅笑,猛然踩下刹车,制动性能良好的车子稳稳地停在停止线内。

跟随在后面的黑色车辆无视红灯直接闯了过去。

祝你好运啊自大狂,前面可是c市交警最密集的地方。

打了个转向灯,白色的奥迪车向右边方向驶去。

话说安天睿黑色的大奔,一溜烟的消失在十字路口之后,忽感不对,唇紧抿,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

像发现一个有趣的猎物,只想将它困在手中闲暇逗弄一会,一定很有趣。

安天睿没有发现他对刚见过几面的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打着方向盘,欲掉头。

两辆正在执法闪着报警灯的摩托车停在无视交通规则随意掉头的大奔前。

掏出纸笔,快速开出罚款单,敲了两下车窗,示意车主开门。

安天睿俊脸阴沉,完全不把执法交警放在眼里,向后倒了下车,加足油门将挡在前面的摩托车撞飞好远。

开着飞奔而去。

执法交警在后面怒骂几声,“老子要吊销你的驾照。”

摩托车支离破碎的躺在路边,两个交警望着绝尘而去的大奔,快速坐上同一辆摩托车,前去追赶。

在c市能明目张胆不把交警放在眼里的来来回回就那几个人,这人好像是个生面孔。

不给你个教训还当交警是摆设不成。

车停在学校门口的时候孩子们刚好放学,三个孩子迟迟不出来,夜莺倚在车上不停地看着表。

希望那家伙不要再追来才好。

“妈咪,今天轮到我们值日。”甜甜的声音传来,夜莺微笑着看着三个可爱的小天使向这边走来。

正在路上放慢车速寻找夜莺的安天睿,见到那高挑的身影正在对着学校门口的三个小萝卜头无比慈爱的笑着。

胸口好像被人打了一拳,闷闷的。

放下车窗,待看清楚三个孩子的长相时,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两个女孩眉眼之间和夜莺有着不同程度的相似。

安天睿惊讶说不出任何话来,狭长的眸子中满满的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