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二少

二少

手机震动声惊醒了还处在震惊中的安天睿。

修长的手指滑下接听,眼睛一直盯着夜莺和三个孩子。

“到了?”

“恩,刚下飞机。”

“马上帮我查下慕林林完整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略微停顿下,“把天阳的这几年的行程也查一下。”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惊讶一下,“睿,发生了什么事?”

拖着行李箱的男人放慢脚步,这些年这两兄弟井水不为河水,彼此私下没有多少接触,睿忽然让他查二少的行程,其中必有内情。

“见面再说。”挂断电话,发动车子,欲跟上已经带着孩子离开的夜莺。

这时十几辆执勤的警车和摩托车团团围住停在路边的黑色大奔。

眼见夜莺的车子已将消失,安天睿狭长的眸子冷冷扫过气势汹汹围着他的车子的交警。

打了个电话,取开车门,长腿一迈,无视周围凶神恶煞的执法人员,准备弃车而去。

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执法人员,拦住安天睿。

“出示驾照,身份证。”

安天睿掏出一张烫金名片,“稍后会有人来处理。”

嚣张的态度,彻底惹怒了这些执法人员,“闯红灯,恶意飙车,撞毁警车,无视执法人员,数罪并罚,老子可以让你吃牢饭,有钱了不起啊,老子几天就跟你耗上了。”

本来听到几个孩子叫夜莺妈咪的时候,莫名有些生气的安天睿,听到眼前的人跟他自称老子。

脸黑的仿若能滴出墨来,狭长的丹凤眼迸出危险的光芒。

身边的空气仿佛冻结,温度直线下降。

安天睿天生有种让人生畏的气势。

刚才自称老子的人虽然心中有些害怕,可是心知不能丢了交警的该有的气势。

压下心中的害怕,与安天睿对视,这样的眼神有些熟悉,只是那女人的眼神更加倔强,没有丝毫的畏惧。

恰在这时,一个稍微年长稳重一点的执法人员接到一个电话,脸色变了变。

“对不起,安总现在您可以离开了。”

安天睿收回名片,转身上车,挡在前面的警车迅速挪开。

大奔绝尘而去。

“队长,咱们这里什么时候多了这号人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兄弟们局长可是发话了,以后遇到这个人,尽量的睁只眼闭只眼。”

“队长,刚才我···”自称老子的年轻人喉结滚动一下,局长都要给三分薄面的人,那是他这个小小的屌丝可以招惹的起的。

“兄弟,自求多福吧。走了,赶紧回到各自的执法区域。”

队友都投来同情一撇。

拍了下还在发呆的人,“这样的大人物,一转身就会忘记咱的,王葵放宽心,刚才队长是吓你的。”

王葵万万没想到,就因为今晚事情,以后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回到酒店,对面的门被打开。

“睿,回来了。”忧郁的眼睛夹杂着疲惫。

“恩,先回去休息,两个小时以后我们再谈。”

被叫做亦寒的男子并没有休息的意思,跟着安天睿进了房间。

将一张纸递到安天睿手中。

“睿让我查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