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酷似的长相

酷似的长相

“你认识?”熟悉的好友兼得力助理,从他的语气中安天睿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不认识,只不过有点面熟,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直觉见过这个女人,可是想破脑袋也没想起在哪见过。

“查的怎么样?”

将纸放在桌上,纸上的女人一身职业装,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大的夸张的黑框眼镜,遮住大半张脸,这样看上去略带点小俏皮。

安天睿嘴角扬起几不可见的弧度。

亦寒扫了下纸上的女人,也没什么特别的,非要说出个特别之处,只能说是土,土的掉渣。

这样的女人街上一抓一大把,可看好友的表现,值得寻味。

“没有什么进展,只是些表面的东西,想要得到详细的资料还得等上一段时间,不过···”

“不过什么?”打断卖弄关子的好友。

“不过七年前出了场空难,毁了容貌,能整成现在这个样子也算不错。”

忧郁的眼神满含探究的看着一向沉稳冷静的安天睿,也有迫不及待知道的事情,而且还是他一直视为泄欲工具的女人的事情,这不正常。

安天睿没有发表任何看法,现在整容技术那么发达,没什么可怀疑的。

“这女人和二少有关?”试探的问出心中所想。

忧郁迷人的的双眼玩味的看着纸上的女人,按二少的品味不会喜欢这样看上去严肃古板,不懂风情的女人。

“也许吧。”安天睿显然不想多说,本能抗拒将两人牵扯到一起。

可是那两张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面容怎么解释。

还是说这女人一开始就带着目的接近他。

安天睿向来是个杀伐果断的人,只是稍微犹豫一下,如若真是那样别怪我心狠手辣。

身上冷气外泄,斜躺在沙发上的亦寒没有错过好友眼中一闪而过的狠厉。

优雅的打了个哈欠,英俊的脸上写满疲惫,一套宽松的家居服松垮的罩在身上,尽显随意。

“睿,我先睡会。”说完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安天睿胸口闷闷的,有点透不过气,扯掉领带,来到卧室阳台,点燃支烟,压下心中的烦躁。

刚毅的俊脸,笼罩在烟雾中,脸部线条变得柔和起来,手指轻轻点了下烟身,燃尽的烟灰,散落下来。

轻轻吐出一个烟圈,浑身放松下来。

褪去一身冰冷,思绪飘远,陷入儿时的回忆。

手中的烟只剩下烟蒂,零星之火,烧到夹烟的手指,拉回思绪,冰冷掩盖上痛苦。

脱衣进入浴室。

郊区别墅,夜莺对着电脑正在整理明天所需要的资料。

随手接起桌上正响着的手机。

“慕小姐,我是欧阳辰,我现在别墅门口,方便见一面吗?”

想到人家帮她把李丽送了回去,还没有当面道谢。

“等我五分钟。”

加过整理,最后一个手指落下,大功告成。

稍微整理下仪表,出了别墅就见到欧阳辰慵懒的倚在车上。

“今天谢谢你。”

“不用那么客气。”

这时别墅门前探出三个小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