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开庭

开庭

瞥了眼红色的法拉利,八哥探究的看着夜莺。

“书凡妈咪好。”思彤思语齐声喊道。

“书凡妈咪今天好漂亮!”

八哥一头酒红色微卷长发,画着淡妆,一张不大不小的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双黑如宝石璀璨的眼睛,弯弯的柳叶眉,俏而坚挺的鼻子,

饱满的樱唇上涂着层淡淡的唇彩,水润富有光泽,简单的白色衬衫搭配一身黑色的紧身职业装,勾勒出较好的身材。

这样美丽妖娆的八哥可是夜莺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惊艳了一把。

“就你嘴甜。”八哥揉乱了思言最爱惜的头发。

“书凡妈咪,这样可不符合您现在高雅的气质哦。”

思言左右躲闪,欲逃开八哥的魔爪。

“书凡妈咪给你们带了礼物去看看喜不喜欢?”

“你和欧阳辰还有来往?”目送三个孩子进入别墅,八哥问道。

“他帮过我,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为了不让八哥担心,夜莺撇清两人关系。

“林林,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想过进一步交往的打算?”八哥环胸倚在门上,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别用审问战俘的表情看着我,我有点不习惯。”

看着八哥的表情,夜莺想到几人以前审问战俘就是这副让人看不出情绪的样子。

“说说你的想法,什么时候给孩子们找个爸爸。”八哥最关心的是这个,什么时候找个人照顾自己。

“这种事情急不得的,也许那个人迷路了,没找对方向,我再耐心点给他多一点时间。”地球是圆的,只要有缘,总会遇到的。

八哥嘴角抽了下,林林什么时候会讲冷笑话了。

两人聊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八哥赶回市区,明天早上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要开,得回去准备下资料。

第二天是周少的案子开庭的日子。

苏映雪带着受害人王芳蕊与她的家人,驱车来到法院,刚下车就遇到蹲守在法院门前的一众记者,相机不停乱闪。

“请问王小姐你是不是以此事来威胁周少欲嫁入周家?”

王芳蕊用手遮面,不停地抽泣。

“王小姐,你是不是因为想嫁入豪门,才诬赖周少强奸?王小姐,你回答一下,周小姐···”

记者七嘴八舌的问些不堪入耳的问题。

王芳蕊泣不成声。

苏映雪大眼微眯,“请不要用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来侮辱我的当事人,小心我告你们人格侮辱。”

“我们只是想搞清楚事实的真相。”一个打扮艳丽的女记者不依不挠的说道。

“真相并不是你们信口雌黄的胡乱猜测,我相信庄严公正的法院自会给你们一个真相,还我当事人的清白。”

“清不清白可不是你说的算的。”周少一身黑色西服打着同色的领带,带着墨镜,嘲讽的看着夜莺。

见缝插针的记者一窝蜂的涌向周少,”周少遇到这样的诬赖,您是不是无比的愤慨。”

“那当然,麻雀想变凤凰的事情,我看的太多,已经习惯了。”周少摘下眼镜,友好的笑着。

“周少的胸襟真是豁达。”

在这个有钱就是爷的年代,记者见风使舵的本领可谓是练得炉火纯青,刚才那个艳丽的女记者不停地向周少暗送秋波。

“别把自己想嫁入豪门的想法强加给别人,**披着人皮也不会变成人,只会成人渣。”

夜莺昂首挺胸带着王芳蕊进入法庭,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扒掉**的皮,让他原形毕露。

周少和一群记者脸色都难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