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不想搭理抽风的男人,夜莺看向车外。

“老婆”夜莺嘴角抽搐一下,拜托你能不能别没事发神经成吗。

安天睿向夜莺身旁挤了挤,看着苏映雪跟欧阳辰有说有笑,对他就没有好脸色,心中烦闷,想改善一下两人的关系,他把这个归结为想弄清楚夜莺接近他的目的。

安天睿身上淡淡的烟草气味传了过来,充斥在夜莺的鼻腔。

“我不喜欢烟味。”夜莺向窗边挪了挪。

“老婆你以前不是说抽烟的男人最有男人味的吗?还说最喜欢看我吸烟的样子。”

遭到鄙视的安天睿,丝毫没有挫败感,继续脸部变色的说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

“小姐,两人闹闹别扭耍耍小脾气是正常的,可不能太不给你男朋友面子了。”

前面开车的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夜莺脸色越来越难看,再次开口劝道。

“师傅专心开车。”师傅您也太热了,都清楚事情真相,就当起了和事老。

“小姐您看看您男朋友张的是一表人才,家境又不错,能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你原谅,真的很难得。”

后面一直跟着一辆奔驰车,这车应该是车里的男人的。

司机瞥了眼后视镜摇摇头,夜莺的一身装扮实在是土到家了,这辈子能找到这样长得帅有钱的男朋友,应该天天烧高香才对,怎么还对人家耍脾气呢。

“师傅你有女儿吗?”夜莺看出司机眼中的鄙视,没头没脑的蹦出一句话。

“有啊,也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了,我还正为这事着急呢。”

“赶巧了,我身边的这个你中意的人呢是我表哥,我们两个人闹着玩呢,目前他还是单身,师傅你看要不这样,咱拉着他去见见你”

大手用力的扣住夜莺的头部,胳膊将夜莺圈在怀里,唇被狠狠的吻住,这个该死的女人是在给他安排相亲对象,心中涌起一股无名怒火,想要好好的惩罚一下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自从上次吻了她,他时不时会想起她口中的香甜。

吻霸道狂野,夜莺紧紧地咬住牙关,挣扎起来,腿踢向安天睿。

安天睿修长有力的双腿紧紧的夹住欲捣乱的美腿。

司机调整一下后视镜,一脸笑意,小伙子的方法够直接。

“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夜莺恼羞成怒,松开紧咬的贝齿,安天睿心中一喜,灵活的舌**,想汲取更多的香甜。

待安天睿长舌完全没入她的口中,夜莺用力咬了下去。

“嘶”霎时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唇齿间。安天睿吃痛,唇离开夜莺娇艳欲滴的红唇。

“停车。”安天睿脸色阴冷,嘴角溢出一丝鲜血,阴测测的开口说道。

司机靠边停车,“刚刚不还是好好”

“闭嘴。”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夜莺瞥了眼旁边脸色黑的不行的男人,欲打开车门,准备逃跑。

“自己下车,还是由我代劳。”女人真是欠教训,下嘴可真狠,说话都疼。

“我自己下就行。”夜莺心中有一点小小的愧疚,但是立马消失,谁让你占我便宜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