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滚床单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夜莺在包中翻找起来,欲将车费给司机。

“有人会给。”安天睿直接拉着磨磨蹭蹭的夜莺下了车。

安天睿的司机已经帮两人打开奔驰车的车门。

“钥匙。”

“什么钥匙?”夜莺疑惑的看着说话简单难懂的安天睿。

“车钥匙。”

“我怎么会有你的车钥匙。”拜托说人话成吗?

安天睿干脆夺过夜莺的包,掏出一把钥匙递给他的司机,“把车取来。”

司机接下钥匙钻进刚才的出租车离开。

“上车。”

“呃,能不能不上,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安天睿脸色极度不好,想到安天睿之前对付她的手段,夜莺心中有点小小的发怵。

不听话的女人就不能给好脸色。

“安天睿你不要欺人太甚。”明白上车之后安天睿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硬打又打不过他。

夜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寻找合适的时机逃开他的魔爪。

“是你先招惹我的。”是你先闯进我的房间,又是你刚才把我惹怒的。

“那也是你先冒犯我的。”夜莺据理力争,耍嘴皮子可是她的强项。

“上车。”过往的人都不由多看一眼长相英俊一身名牌的安天睿。

还有几个人甚至停下来观望。

安天睿手上还拿着夜莺的包,几个女人误认为夜莺是安天睿的女朋友。

“这女人真幸福。”

“土的掉渣,不知道这男人怎么能受得了。”

跟这样长得妖孽的人站在一起,最大的坏处就是到哪都能遇到一帮花痴。

“还不上车。”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被人像猴一样围观是安天睿最忍受不了的事情之一。

“她们说的是我,你着什么急。”夜莺最不在意的就是别人的眼光与闲言碎语。

安天睿忍无可忍,欲强行将夜莺拉上车。

夜莺哪敢上车,拔腿就跑。

踩着高跟鞋跑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虽然跟不算高,只有四厘米而已。

“女人,看你能跑多远。”安天睿甩上车门,长腿一迈,阔步跟了上去。

几个八卦看热闹的女人也追了上去。

跑了一阵子,脚后跟被垫的生疼,夜莺深深的想念起运动鞋。

揉揉发痛的分脚丫子,刚喘口气一双悜亮的男式皮鞋出现在她的面前。

“原来是觉得车震不舒服,想上宾馆开房,直接说老公满足你,何必跑的这么累,你看都流汗了。”

安天睿掏出手帕,替夜莺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夜莺双眼冒火,谁要跟你开房,吃错药了,可是不经意瞥见自己正好停在宾馆的门口,夜莺大囧。

跟上来的几个女人哇了一声,亮亮的眼睛看着两人,丝毫不觉得安天睿的话语露骨,甚至还感觉他很温柔体贴。

“你看那么多人想跟你滚床单,我先去上班,祝你滚得愉快。“说完开始了第二次逃跑计划。

安天睿扯着欲再次逃跑的女人。

“我只想与你滚床单。”说完不顾夜莺的挣扎,打横将夜莺抱了起来向宾馆走去。

几个女人看着安天睿怀里的夜莺,恨不得能代替她,去跟安天睿滚床单。

“你去死。”一身职业装的夜莺伸不开腿脚,只能任由安天睿将她抱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