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怎样惩罚你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怎样惩罚你? 全本 吧

这是一家不错的宾馆,前台小姐见一个酷帅的男人抱着一个女人进来,眼神暧昧,夜莺就算再冷静也经不起她这副赤/裸/裸有奸情的眼神。

将脸埋在安天睿的胸前,透过一层薄薄的衬衫,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夜莺直接张口咬了上去。

硬邦邦的肌肉,咯的她有些牙疼。

安天睿俊脸黑了下来,这女人真是属狗的,才见过几次面,都咬了他三次了!

大手使劲在夜莺黑色裙子包裹的翘殿上打了两巴掌,以示惩罚。

“放我下来!”夜莺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又占她的便宜,这男人真是无耻透顶了,她真的怒了!

脸色不好的男人丝毫不理会怀里女人的怒气,掏出卡递给前台。

“开间房。”

“好的先生您稍等。”冰冷的眼神,阻隔前台小姐暧昧的眼神。

“再说一遍把我放下来,不放后果自负!”老虎不发威当她是病猫不成,想她夜莺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狭长的丹凤眼瞥了眼怀里气得脸色有些涨红的夜莺,嘴角微微上翘,这样才像个真实的女人。

拿好房卡直直的抱着夜莺上房间走去。

不把她放下来是吧,夜莺张开口,用力咬上刚才咬过的地方,口中弥漫一股血腥味。

抱着夜莺的双臂倏地一紧,咬的正起劲的夜莺听见头顶上传来瘆人的磨牙声。

夜莺慢慢的松开口,安天睿白色的衬衫上,开出一片妖娆血花。

“咬够了?”声音如浸过寒冰般冰冷刺骨,双眼蹦出危险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怀里的夜莺。

危险系数直线升高,夜莺故意不去看安天睿黑的不能再黑的俊脸,脑海中飞速把待会可能面对的场面,合计着对策。

真是个不听话的女人,安天睿托起夜莺俏殿,扛在肩上,迈开长腿大步流星的向房间走去。

“安天睿你快点把我往下来,我不舒服。”面朝光滑的地板,肚子抵在安天睿消瘦的肩上,夜莺感觉胃里的东西直往上涌,两条修长的小腿不停地踢蹬着。

来回经过的客人都好奇的打量一下两人,小情侣吵架还弄出这样大的动静。

“声音那么洪亮,老子看你好着呢!”掏出房卡,打开门,直接来到卧室,将夜莺扔在柔软宽大的**。

一沾上床,夜莺也顾不得不舒服,立马弹跳起来,进入备战状态,警惕的看着正拉扯领带的安天睿。

扯出放在西装裤中的衬衫下摆,查看一下被夜莺咬过的地方。

四排清晰的牙印纵横交错,一片血肉模糊。

修长的手指点了下伤口,沾上一滴血放在唇上,用舌舔了下,妖娆嗜血的一幕强烈刺激的这夜莺本来就有些不舒服的胃,趴在床边干呕起来。

“女人,你说老子该怎么惩罚你?”

脱下外套扔在大**,抬腿上床。

夜莺瞄了下身上的职业装,这身衣服真的不太适合打架。

“安天睿你别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些肮脏龌龊的想法行吗?”

可以想象出接下来安天睿要对她干些什么,夜莺不由低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