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互咬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互咬/看书阁

安天睿脸色黑沉,原来在她眼中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夜莺向墙边退去,安天睿将夜莺困在墙壁与他身体之间,两人都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两人大眼瞪着小眼,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透过厚厚的镜片,安天睿看见她黑亮的瞳孔中倒映着他的影子,那双眼睛仿佛有够魔力般吸引他不断向她靠近。

“警告你现在是法制社会,不要乱来。”夜莺将脸贴在白的刺眼的墙壁上,躲开不断欺近的俊脸。

安天睿回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女人你和宋天阳是什么关系?”冷漠的眼睛仔细的观察夜莺的脸色变化。

“送太阳?”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夜莺眨了两下眼睛不解的看着眼前陈年棺材板样的黑脸。

安天睿舌头被夜莺咬了下吐字不是很清晰。

“女人···”安天睿咬牙,这女人就是有办法惹怒他。

“不用你强调我也是女人。”是他表达不清楚,怪她吗!

“老子问你,宋天阳是谁?”是不是你孩子的父亲。

“他是谁我怎么知道!”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

安天睿眯起眼睛看着说的理直气壮的某人。

夜莺心中诽谤本来眼睛就不大,这一眯真成了一条缝。

“孩子的父亲是谁?”

“你想干什么?”提到孩子夜莺一张脸冷了下来,她的孩子是不能受到任何伤害的。

“老子只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他还没有卑鄙到去伤害三个乳臭未干的孩子。

“不知道。”她还想知道那禽兽是谁呢!查了几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提到这事,夜莺心中烦闷。

“如果安总没什么事,我还要去上班,失陪了。”夜莺欲推开挡在前面的安天睿。

“女人,咬伤了老子,这样就想离开?”

将夜莺的表情纳入眼底,她好像对孩子的父亲这件事非常反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之。

“那你想怎样?”

“给你两个选择,一用你的身体偿还,二当公司的法律顾问。”

安天睿慢条斯理的解开衬衫的扣子,露出蜜色的胸膛,胸膛上有几道淡粉色的疤痕,平添了几分性感。

咽了下唾沫,真是个种马。

让她跟讨厌的人上床,那还不如杀了她痛快。

“选一还是选二,老子时间很宝贵。”

这时夜莺包中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夜莺掏出电话。

安天睿瞥见屏幕上显示欧阳辰,心中升起一股无名怒火。

一把夺过手机,“还是选一好了。”

说完,手指轻轻在屏幕上一滑,将手机扔在一边,向夜莺扑了过去。

防止夜莺叫喊出声,安天睿腾出一只手捂住夜莺的嘴,夜莺摇头左右躲闪两下,再次张开口,在安天睿的手上咬了一口。

又咬他,安天睿像被惹怒的狮子,将头埋在夜莺**在外的脖子处,也用力的咬了一口。

“嘶···”倒抽口气,真疼,夜莺加重口中的力道,嘴角染上血渍。

手上疼痛加剧,真是个不记得教训的女人,他也加大力度,逼迫夜莺放口。

倔强的女人是不会轻易服输的,忍着剧痛,死也不松口。

口中的血越来越多,夜莺的身体几不可查的颤抖一下,安天睿心中一紧,忽然觉得自己挺幼稚的,率先松开,轻轻的舔舐下她脖子上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