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兴趣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兴趣/看书阁

房间一片寂静,脖子上痒痒的,夜莺也缓慢松开口。

安天睿忽然抬起头,覆上夜莺沾染一层血渍的艳红妖娆唇瓣,唇齿之间两人血液融合在一起,血腥中又掺杂着点点香甜。

吻像他的人一样冰冷霸道,不带一丝温情,利齿不断在夜莺柔软的双唇上啃噬。

四肢被安天睿丝丝的困住,动弹不得。

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如此侵犯,而无任何反手之力,夜莺感到无比挫败。

一双美目燃烧起熊熊火焰,仿佛要把身上的男人烧出个窟窿。

银牙紧咬,不给身上的男人深入探索的机会。

安天睿不满足于简单的一个吻,用一只手将夜莺双手固定在头顶,半弓着身子坐在夜莺身上。

另一只手开始撕扯夜莺身上的衣服,衣料破裂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中发出刺耳声响。

身上没有经过阳光洗礼的皮肤,莹白如雪,如上好绸缎般光滑。

安天睿冰冷的手指划过夜莺平坦的小腹来到职业短裙包裹的下身。

邪恶的大手经过裙子的边缘,伸进群中,沿着光滑的腿缓慢移向大腿根部。

夜莺胸口不断起伏,清秀的脸上因极度愤怒,爆红一片,眼中迸发嗜血红光。

不知哪来的力气,夜莺双手挣开安天睿的钳制。

双手抱住他的头,用自己的头狠狠撞了上去。

安天睿躲闪不及,鼻子受到重重一击。

又麻,又痛,又酸,感觉有两道**流了下来,安天睿慌忙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女人老老实实给老子待在这里,不然就别再见到那三个小家伙。”关上洗手间之间,安天睿捂着鼻子恶狠狠的警告夜莺。

夜莺拉过被子盖住光滑的上身,查看下散落在**一片凌乱的衣服。

丫的被扯得四分五裂,现在就是想走也没发走,她还没开放到光着上身上闹市上招摇。

躺在**,听着哗哗的流水声,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天花板,惹上安天睿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错。

只是夜莺不知道招惹上恶魔就是一辈子无法摆脱的劫。

安天睿清洗着流血不止的鼻子,可恶的女人下手真狠,忘记有多久没有受过伤,竟然两次都伤在**那个不听话的女人手上。

池中血迹慢慢淡去,安天睿双手撑着身子,看着镜中鼻子红肿,身上衬衫凌乱有些狼狈的自己,不禁开始怀疑夜莺真是个简单的律师而已吗?

他对夜莺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如果她真是那个人派来的,那么他成功了一半。

夜莺忽然想起欧阳辰给她打过电话,裹着被子捡起被安天睿扔在地上的手机。

电话还保持在通话状态,这个该死的安天睿,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这样也好,断了欧阳辰对她的念想。

洗手间的水声停止,夜莺收起手机,躺在**,将身子背过去。

就算他真的想强暴她,她也会让他不好过。

安天睿冷眼冷眼看着**的夜莺,周围温度霎时降了下来。

这时裤中的手机响起。

安天睿冰冷的表情柔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