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对比

对比

王芳蕊才刚刚注意到夜莺有些红肿的双唇,又想到夜莺被扯烂的衣服,想问问夜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想了下说都有自己的隐私,咽下将要问出口的话。

看出王芳蕊的想法,夜莺不想多说,先让王芳蕊回家准备一下。

经安天睿一闹,心情有些糟糕,摸了下火辣辣的唇瓣,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不能回去上班,独自漫步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有几多事的人眼神有些**的看着她的嘴唇。

夜莺实在受不了,欲打车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彻底清洗掉安天睿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记起车还在安天睿的手上,夜莺诅咒他接人的路上爆胎,最好四个轮子轮番爆。

电话响起,一个陌生号码。

“穆小姐,您现在在哪?我帮您把车子送过去。”

夜莺报了下地址,十几分钟以后安天睿的手下将车子送了过来。

“穆小姐,安总让我转告您,记得下周一到安阳国际报道,如果您不去,后果自负。”

夜莺拉住车门的手一顿,深呼吸一下,平息心中的怒火。

“麻烦你也帮我转告他一声,他一个大老爷们除了会卑鄙无耻的威胁人,就不会干点光明磊落的事情吗?”

“安总说,这样的办法对您最有效。”

夜莺听完,双唇动了两下,该死的安天睿真是捏住她的软肋了,用力的甩上车门,开车离开。

慢慢平复下来的夜莺嘴角翘起不起眼的弧度,是人都有弱点,听安天睿说话的语气态度,刚才他去接的女人很可能就是他的软肋。

安天睿开着黑色的大奔,加足油门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飞快向机场驶去。

机场一个身穿鹅黄色连衣裙上面罩着一件洁白如雪的白色风衣,身边放着粉红色的行李箱,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头上带着一个淡粉色的发卡。

一张巴掌大的脸上,一双大大的杏眼熠熠生辉正在四处张望,娇俏的鼻子下一张樱唇微微嘟起,看出现在的心情有些不悦。

乖巧甜美的长相,引起不少好心人的上前询问。

她总是微笑着拒绝热心人的帮忙,礼貌的回答道:“我在等人。”

安天睿心急火燎的来到机场,停好车,竟然忘记给鑫儿打个电话,就开始四处寻找起来。

一抬眼见到鑫儿正向身边一个搭讪的人甜甜的笑着,这样的鑫儿就像个误入人间的小天使,善良而美丽。

不像某个女人,脸上除了没有表情,就是让人厌恶的假笑。

想到今天她气红的脸蛋,安天睿嘴角微微上翘,忽然脸色一沉,怎么会莫名其妙想到那个不听话的女人。

刚好鑫儿也看见安天睿,挥手叫道:“睿哥哥,我在这里。”

安天睿阔步走过去,接过鑫儿手中的行李箱,鑫儿撒娇般扑在安天睿怀中,大手抚摸着鑫儿柔滑的长发。

眼前不自觉浮现出有一天不听话的女人这样乖巧的投进他的怀抱。

低咒一声见鬼,怎么又会想起她。

这样一幕俊男靓女组合自然引来不少人围观。

安天睿最受不了这样的场面,拥着鑫儿离开机场。

贴心的给鑫儿拉开车门,放好行李箱,安天睿钻进车中载着鑫儿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