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女儿好样的

女儿,好样的!

鑫儿脸上笑容微僵,没想到被一个小孩子给教训了,不是再说她比小孩子还不如吗?

“童言无忌,不要放在心上。”夜莺脸上面无表情,心中乐开了花,在背后给思彤竖了下拇指。

“没事,我也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引来她那么大反感。”鑫儿虽然吃瘪,但脸上还是笑意盎然。

“思彤别生气了,阿姨跟你道歉。”手抚上思彤利落的短发。

“我只是实话实说,并没有生气,阿姨不必道歉。”

鑫儿手上动作微顿,这女孩子真是够犀利的,竟然暗讽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俩孩子她真心招架不住,打消继续探问的想法。

但是她知道一个重要讯息他们没有爸爸,心中默默祈祷千万别是他。

安天睿始终没有出声,听两个孩子的语气,他们似乎对他们的爸爸没有什么好感,暗自猜测应该是他们的爸爸抛弃他们。

也对,谁会受得了一个不言苟笑,不知道温柔为何物的女人。

欲知道真相,还得等亦寒的调查结果。

思彤与思言心中都在打着小九九,这个女人对他们的爸爸那么感兴趣,或许知道关于他们爸爸的线索。

桌上除了一直笑逐颜开的思语,其他人都各怀心思,一顿饭在沉默中结束。

点的东西还陆续送来,隔壁的两个桌上也应经被摆满。

“谢谢你们热情款待,你们慢慢吃,孩子的东西还没买齐,我们就先走了。”填饱肚子,夜莺站起身准备带着孩子闪人,尽情的吃吧,最好撑死你。

“叔叔阿姨再见。”三个小家伙听到妈咪说要走,也纷纷站起身和两人告别。

“周一再见。”安天睿翘着二郎腿,摆弄着手机,连头都没抬,双唇微动,吐出四个字。

夜莺带着孩子离开,不需要你来提醒,我要让你知道让我去你公司是最大的错误。

鑫儿心中警钟大作,很想开口询问下两人的关系,但她深知,睿哥哥不喜欢别人干涉他的事情。

“睿哥哥,他们的爸爸会不会是···”

“不知道。”说完收起手机,拿起座位上的西装,准备离开。

不知怎的,一想到孩子的父亲是他憎恨的人,心中就闷闷的。

“先生您的东西需不需要帮您打包。”端着盘子过来的服务员,出声询问。

“不需要。”刚走两步忽然停下,“打包,给我一只笔和纸。”

安天睿天生有种压迫感,使人不能反驳他的话。

服务员递过纸和笔,写下地址,“明天中午送过去。”

按理说睿哥哥不可能将这些东西打包带走,这不是睿哥哥的一贯做法,今天的睿哥哥太过奇怪,装作无意瞥过安天睿写下的地址。

递过纸笔的同时顺便递过去几张红色钞票,然后阔步离开。

服务员看着手中的钞票,心中大乐,保证明天将东西准时送到。

安阳国际总部要扎根在c市,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浪费一天时间,今晚又要通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