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老爷子发飙

老爷子发飙

江宏酒店附近一处豪华别墅,门前两个黑衣保镖站的笔直,院中隐约传来玫瑰芳香,院中一个现代最先进的玻璃温控室中,各色玫瑰花开正艳,这里是玫瑰花的天堂,一年四季花开不败。

七彩霓虹灯的照耀下,给别墅染上童话般的色彩。

诺大草坪上修剪得宜,草坪上一个随风晃动的秋千,边上缀满颜色绚丽的花朵,仿若真的一般。

不远处一个造型别致地喷泉正在喷洒水花,喷泉前面是个宽大的游泳池,一汪清水清澈见底。

这座别墅给人一种温馨别致的感觉,让人不禁猜测住在这里的一家人应该异常和睦温馨。

这时一声暴吼打破所有美好幻想,大厅前着装统一的佣人分成两排,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大厅中微黄的水晶灯下,一个中年男人正对怒气冲冲的坐在对面的咆哮着,两人眉宇间很是相似。

他就是欧阳辰的父亲欧阳宇。

“关了一下午的禁闭,竟然还不知道错在哪里,你怎么这样任性妄为,怎么让我把欧阳国际交给你,你真的太令老子失望了!”

欧阳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胸前不断起伏,显然气的不轻,他已经答应周董销毁证据,没想到这个不孝子却背着他将证据提供给原告律师,让钻石会所的保密工作遭到严重质疑。

发生这样的事情,会所客流量严重流失,损失不可估量。

而这个罪魁祸首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

身边坐着慈眉善目的中年女子,不断在旁边劝说他不要气坏了身子。

“从小到大我都没让你满意过,再失望一次也无所谓,再说我做的事情,是每个好市民都会做的事情。”欧阳辰耸耸肩,漫不经心说道。

“你···老子今天就好好教训你这个不孝子。”说完站起身,气势汹汹向欧阳辰走去,被身边的女人拦住。

“少爷还小,等结了婚以后就好了。”

“都二十八了,还小!老子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已经创立了欧阳国际。”

提到这件事情,欧阳辰脸色冷下来,声音格外清冷“创立欧阳国际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还有我的婚事不用你们操心。”说完站起身,向厅外走去。

欧阳宇的动作微僵,一激动他又提了不该提的事情,身边的女人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拍拍女人的手,“沐婉,我不是故意的。”说完,无力的坐在身后的真皮沙发上。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难堪的过往不提也罢。

“这个不孝子的婚事,就交给你来安排,见到有合适的,直接让他们定下来。”

“这恐怕不好吧。”两人之间本来就有隔阂,而且少爷很讨厌别人为他擅自做主,她如果这样做,让她今后如何和他相处。

“你是她长辈,不是他的佣人,在他面前不必这样小心翼翼,真的有什么事情,我担着,放心去做吧。”

“好了,你先上楼让我安静一会。”欧阳宇打断沐婉还欲推脱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