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不安

不安

往事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欧阳宇面色有些痛苦,闷不吭声的一直抽着烟。

欧阳辰离开别墅之后,心情异常烦躁,每次回到这个让他压抑的家,他都想将它毁掉,彻底毁掉。

开着车,漫无目的在大街上狂飙,不知不觉竟然出了闹市区,来到夜莺家附近。

郊区的夜晚格外寂静,满天繁星耀眼夺目,秋天的夜风拂过脸上格外舒服,开着车子慢慢靠近别墅,看着夜莺房中还亮着灯,这么晚还没睡,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想到今天的那通电话,好像听到安天睿的声音,心中烦闷,真的好想冲上去问清楚两人的关系,但是他清楚不管站在任何立场他都没有权利去过问他们之间的事情。

自嘲一笑,想他欧阳辰什么时候对女人这样畏头畏尾,不知所措了。

欧阳辰就这样坐在车中,静静地看着亮着灯光的房间,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就这样飞快流逝过去。

夜莺正坐在电脑前,十指如飞在键盘上快速敲打,她发现鑫儿今天的表现太不正常,也许···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时间已经冲淡了恨意,她已经不再执着去寻找那人,可是突如其来的一点蛛丝马迹,让她心中升起不安,这种不安感从何而来,她也不是很清楚。

夜莺正在电脑上寻找关于鑫儿的资料家庭背景,人际关系,可是令她头疼的是鑫儿的资料就像一张白纸那样干净,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

又是个神秘人!

知道继续查下去也是浪费精力,合上电脑,起身欲拉上窗帘准备**睡觉,手头上还积压好几个案子呢。

微弱的灯光下,一辆白色的奔驰车引起夜莺注意。

这么晚,他怎么会在下面?想到今天上午他被保镖请回去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是因她而起,于情于礼她都应该表示下关心。

想好之后夜莺刚出别墅,欧阳辰已经开车绝尘而去。

手机传来信息声,打开一看,来自欧阳辰。

“林林,晚安。”当夜莺身影出现在窗前时,欧阳辰已经准备离开,因为他不确定夜莺会不会下来见他,他怕在那里等待希望会落空,还不如干脆离开,不知道结果的好。

可临走时还是不由自主给夜莺发了条短信,欧阳辰再次自嘲,想他堂堂欧阳国际的太子爷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胆小,害怕接受现实了。

大晚上的跑到她楼下就为了发条短信?夜莺摇摇头,真是怪人一枚。

江宏酒店,卧房中鑫儿已经洗完澡,准备好躺在**,想到睿哥哥在商场中说过的话,脸上染上红晕,心中小鹿乱撞,等待睿哥哥的到来。

安天睿此时正穿着一身黑色的浴袍,坐在客厅中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电话响起,“睿,你让我查的资料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注意查收。”

“恩。”停顿一下“辛苦你了,亦寒。”

电话那头亦寒一愣,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家伙竟然会关心人,这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听到那边没有任何回应,安天睿挂断电话。

嘟嘟的声音惊醒还在愣神的亦寒,等等他还有事情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