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时间吻合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拿起电话想再拨回去,想想还是算了,明天再说吧。

鑫儿刚来,小别胜新婚,他就别不识趣去打扰他们。

安天睿也说不出自己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去打开这份资料。

有点忐忑,有点担心,还有点害怕,修长地食指轻点一下鼠标,完成最后一个步骤。

“夜莺”从小到大的所有资料,整整十多页,还附有照片,无论是长相还是给人的感觉前后差异之大,让人咂舌,一个是长着一张圆脸的活泼朝气蓬勃的少‘女’,一个是不言苟笑叱咤律师界的‘女’强人。

安天睿快速浏览,待看到孩子的出生日期时,安天睿动作放缓,底面还附有显眼的红‘色’字体。

根据孩子的出生日期推断出大概的怀孕日期,当时二少也在英国出差,但没有查到两人有任何关系。

看到这里安天睿心中涌起一股无名怒火,没有再向下看去的‘欲’望。

啪一声合上电脑,拿起桌上的文件,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眼前满是那个‘女’人与那个男人上‘床’的画面。

不由低咒一声,“真TM见鬼。”

听到和电脑声音的鑫儿,良久都没见安天睿进来,起身去看看安天睿到底在干什么。

脸‘色’绯红的鑫儿出现在卧室‘门’前。

穿着一身白‘色’浴袍,‘胸’前微开,‘露’出隐约‘春’光,浴袍微短,一大截白皙光滑的双‘腿’正有点不安的‘交’叠在一起

安天睿狭长的眼中浮现一丝情‘欲’‘色’彩,忽然想到今天中午,夜莺身上的美景好像比鑫儿更胜一筹,怎么又莫名想起那个‘女’人!

眼中情‘欲’被冷漠替代。

倘若不是科技时代他真会认为自己被那个‘女’人下了蛊。

“睿哥哥,怎么还不睡?”看见睿哥哥眼神的变化,鑫儿心中无限委屈,可脸上依然是无可挑剔的甜美笑容。

“你先睡,我还有很多资料要处理。”

“好吧,睿哥哥要不要吃宵夜,我帮你做。”安天睿的话打碎她今晚所有期待。

“不用。”他没有晚上吃东西的习惯。

“要不我帮你冲杯咖啡吧。”说完,不等安天睿开口已经起身去冲咖啡。

能体会鑫儿的对他的体贴入微,安天睿任由她去。

转过身的鑫儿脸上笑容消失,她忽然觉得自己从没真正走进睿哥哥的心中,中间有道无形的墙将两人隔开。

可她不会放弃,睿哥哥是属于她的,跟睿哥哥在一起是她从小最美的梦想。

曾经这个梦遥不可及,可上天偏偏给她一个机会,她会毫不迟疑紧紧抓住手中,不让它轻易溜走。

冲完咖啡后,鑫儿默默转身回卧室,因为他知道睿哥哥喜欢听话的‘女’人。

安天睿好不容易静下心,赶走眼前不时出现的身影,专心看着手中的文件。

第二天一大早,带着孩子晨练回来的夜莺,翻看早上的报纸。

醒目的头条上“安阳国际总部乔迁c市”几个大字闯入夜莺视线。

c市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盘踞全国各大龙头企业,夜莺一直以为,安天睿是在这里开个分公司,没想到却把总部也搬来了,这块‘肥’‘肉’又多个抢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