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k歌

k歌

这倒与自己无光,可她以后要经常见到安天睿,想到这里夜莺一个头两个大。

将孩子们送去上学之后,坐在办公室里的夜莺,有点思绪不宁,电脑页面上忽然出现安天睿可恶的嘴脸,心中再次不安起来,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

夜莺平生第一次想做逃兵,想带着孩子和父母离开c市,到别处开始新的生活,可这个办法根本行不通,两位老人年纪也大了,c市是他们的根,他们一辈子居住的地方。

而且c市有着他们与真正慕林林的所有回忆。

想想还是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夜莺也不是好欺负的!

想通之后,夜莺不再纠结,认真的处理手上积压的案子。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饭时间,正当大家准备收拾东西去吃中饭的时候。

“请问慕林林在吗?这是她定的快餐。”一个抱着一大摞东西的肯德基送餐师傅出现在门前。

“慕律师是要请我们大家吃东西吗?”宋佳接过送餐师傅手中的东西。

“咦,怎么是冷的?”宋佳有点不相信,又用手试了下。

“昨天晚上剩的东西,当然是冷的。”送餐师傅开口解释。

“剩的东西?”宋佳眼睛睁得老大,不敢置信再次向送餐师傅确定,慕律师应该不会请他们吃剩的东西,也许是他们搞错了。

“切,我就说她怎么会那么好心,原来是把我们当成垃圾桶,来处理这些她吃剩下的东西。”

李瑜本是律师事务所中的佼佼者,夜莺一来,让她失去所有的光环与心高气傲的资本,她对夜莺满腹怨言,逮住机会立马诋毁夜莺。

这时,夜莺与李丽真好出现在他们身后,见到宋佳手中的东西,嘴角一抽,安天睿你可不可以再幼稚一点,用这样的办法来挑拨她与同事间的关系,真卑鄙。

“慕律师,这···”宋佳欲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夜莺,夜莺站在那里并没有要接的意思。

“师傅麻烦谁让你送来的,您再送给谁,这不是我定的东西。”

“现在才来充好人,再装也不像。来大家跟我走,今天我请客,大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李瑜抬高声音对身后的同事说道。

挑衅的瞥了眼夜莺,总有一天我会将你踩在脚下。

“我是不是好人并不要你来评判,大家心中自有衡量的标准。”这样无端找茬的人绝不能姑息,假如你让她一次她就会认为你怕了她,然后更加变本加厉。

夜莺今天的打扮与昨天有很大差异,送快餐的师傅根本就认不出来,见因为自己送来的东西惹得人家不高兴,就顺着夜莺的话说道:“也许是我弄错地方了,对不起。”说完收拾好东西,转身离开,反正这些东西都是提前付过钱的,他一点损失都没有。

“李瑜我看吃饭就不必了,今天晚上请我们去钻石会所K歌怎样?”钻石会所消费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价,李丽这个提议就是再为难李瑜。

李丽以前就看不惯趾高气昂的李瑜,两人天生就是死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