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k歌二

k歌二

事务所静悄一片,都在等待李瑜的回答,钻石会所是他们向往的地方,像他们这样不出名的律师,接的案子少之又少,每个月那么点钱,想去消费根本就不可能。

李瑜在律师圈中也算是小有名气,挣得钱要比他们多得多,李丽这个提议对他们来说**很大。

“这···”李瑜支吾一声,到别处k歌还可以,可钻石会所···这可是一比不小的数目,说不定会花光她所有积蓄。

“哎呀,不行就直接说,磨蹭什么,浪费大家时间。”李丽等的不耐烦,出言激她。

“走吧。”夜莺不喜欢同事之间互相排挤,欲拉着李丽离开。

“李秘书也只是随便说说,李律师您别当真。”宋佳后悔,真不该一时多嘴,引出眼前这桩事情。

“好,我请,听说里面可是鱼龙混杂,别到时候打退堂鼓不敢来。”李瑜自尊心极强,忍受不了别人对她的蔑视,咬牙答应下来。

“吓唬谁呢!谁不去谁是孙子!是不是啊,慕律师?”李丽完全抛去女人所谓的矜持,飚出脏话。

“我晚上还有事。”夜莺没有过夜生活的习惯,而且钻石会所有她不美好的记忆,从心里抵触。

“我李瑜请客,慕律师要是不去,是看不起我李瑜呢,还是看不起大家呢?”李瑜以为夜莺怕了,不敢去那种地方,出言挑衅。

“在我慕林林眼中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看不看得起一说,总感觉别人看不起她的,是心里问题,得去看心理医生。”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惹我,必还之。

比嘴上功夫,夜莺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人。

李瑜一张脸变成猪肝色,站在那里憋得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今天晚上我请客,就当是犒劳大家大半年来的辛苦工作。”汪华正巧经过,欲化解尴尬场面。

“谢谢汪总。”

“汪总真是体谅员工。”

事务所的同事都在夸赞汪华。

“说好是我请,怎么好意思让汪总破费呢?”李瑜心中松了口气,终于保住自己的腰包,但表面上的话还是要说的。

“就是,汪总您出现的可真是时候。”李丽阴阳怪气的嘟囔出声,今天晚上她还想好好的剥削一下李瑜呢,看来计划泡汤了。

“大家都是同事,再说我是老板,请员工天经地义。”汪华长相一般的脸上一直挂着憨厚的笑容。

李瑜心中美滋滋的站在旁边,汪总明显是在帮自己,如果以后能攀上汪总这棵大树,就算她在事务所中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什么。

“你们还不去吃饭吗?中午这顿我可不请。”汪华打趣道。

事务所没有员工餐厅,发工资的时候都有生活补助,这一点很合大家心意。

大家心中高兴,边走边商量晚上该穿什么好。

“慕律师,今天晚上一起去吧。”汪华开口邀请抬脚欲走的夜莺。

“今天晚上你的高学长也会来,就当是为他接风,怎么样?”

夜莺点点头,高学长给予她很多帮助,他要来,不管怎样她都要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