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你们什么关系

你们什么关系!

一下午时间很快过去,“晚上八点钻石会所,大家不见不散。”

李丽踩着高跟鞋出现在大家面前,“记得打扮的漂亮一点,说不定晚上会有**吆。”

“李秘书,你是不是想掉个金龟婿?”

“怪不得今天今天中午一定要李律师请我们上钻石会所。”

几个同事调侃起李丽。

“我这是为你们着想,看你们成天守着事务所的一亩三分田,也没机会出去认识几个多金长得又帅的金主,今天晚上是个好机会,姐妹们可要把握住喽。”

李丽做个握紧双手的姿势,不管别人怎么样,她今天晚上是下定决心主动出击,她已经打探到太子爷在基本上天天留宿在钻石会所。

男同事们不约而同的摇摇头,这帮女人将他们无视的彻底。

夜莺透过玻璃,见着女同事脸上掩饰不住的向往,忽然想到一句话“想象太美好,显示太骨感。”

瞥见李丽身后不远处的汪华,停留在李丽身上无限宠溺的眼神,夜莺总算明白,李丽之所以能留在这里的原因,看着还在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李丽,夜莺摇摇头,不知这个小丫头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身后的男人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晚上七点五十五分,夜莺安排好孩子们睡下之后,穿着一身简单大方的黑色连衣裙,头发披散下来,依然带着超大号的黑框眼镜,出现在钻石会所对面的人行道上,

隔路望去金碧辉煌的门前,忽安忽明的灯光给会所增加一层神秘感,会所中传来让人热血沸腾的动感音乐。

夜莺心中有种预感,今天晚上不会安安稳稳地平静过去。

事务所同事都已经到齐,不时左右张望,“慕律师会不会不来了?“

“好大的派头。”李瑜跺下站的有点发麻的腿,今天她可是穿了十公分恨天高,七点多一点就来了。

轻晃一下身子向汪华身上倒去,汪华顺势扶起李瑜,面露关心,“要不咱们先进去吧。”

“这不是还没到八点吗!”看下手机,瞥了眼汪华怀里的李瑜,“不就站了一会吗?至于这么娇弱吗?要是年纪再大一点,啧啧啧···”

李丽边说边摇头,双手环胸,别看她见到帅哥就不知东西南北,可对同性决不会口下留情的。

李瑜气的蹭一下从汪华怀里站直身子,“李丽,你一会不挖苦我,是不是就不舒服。”

两个不对盘的女人开始唇枪舌战。

夜莺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她是个天生的观察手,喜欢在暗处看着别人的一言一行,这样会发现平常很多发现不了的地方。

看看时间夜莺踏着点出现在大家面前,“慕律师可真准时。”李瑜阴阳怪气的说道。

“谢谢夸奖。”有时把别人的讽刺当成一种赞赏,也会把对方堵得哑口无言。

“别理她,我们进去。”李丽亲昵挽住夜莺的胳膊,带着夜莺向里面钻石会所里面走去,汪华等人跟在两人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