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你们是什么关系二

你们是什么关系!二

两个门童热情礼貌地给一群人打开门,门两旁摆着两盆绿色盆栽。

前厅中,暖暖的橘黄色水晶灯光,洒在每个人身上增添些许**。

四周墙壁上镶嵌着闪着不同颜色的猫眼石,璀璨夺目。

墙边摆着几组白色沙发。

服务员分成两排站在厅中,等候客人。

女服务员都穿着一身红色低胸紧身旗袍,胸前两团雪白柔软呼之欲出,两边的叉开的很高,白皙的美腿一览无余,恨不得一直延伸到殿部,随着走路的动作隐约能看到里面**,带给人无限遐想。

夜莺听到咕咚几声咽唾沫的声音,女人穿成这样女人看了都有流鼻血的冲动更别说男人了,身上荷尔蒙不上升就真的不是正常男人。

有人轻笑出声,男同事慌忙收回目光,尴尬的不知道看哪里是好。

“大家都是出来玩的,放开一点,想看就大胆地看吧,我们又不会笑话你们,对吧慕···林林。”貌似在这里提职业不好,李丽急忙转过。

夜莺轻扯下嘴角,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对于李丽动不动就拉上她,夜莺心中不由有些反感。

“请问有预约吗?”一个女服务员一脸笑容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

“有,汪华。”

“这边请。”服务员早已将预约客人的资料记下来,听到汪华报上名字直接引他们向包厢走去。

经过舞池,舞池中,五彩缤纷的灯光下,长相艳丽妖娆的舞女只穿着三点式,尽情扭动腰肢,劲爆动感的音乐声冲撞耳膜。

“你们有眼福了!”李丽向身后的汪华揶揄道。

汪华轻咳一下,幸亏灯光昏暗,看不清此时他此时晕红的脸,他也只是听别人说起过这里是高档的声色会所,并没有来过,今天一见果然不假。

偌大的厅中散落着三三两两的客人,看来周少的案子给会所带来不小冲击,到这里消费的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一点隐私曝光,轻则名誉受损,重则身败名裂,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夜莺知道欧阳国际之所以没有找她麻烦,一定是欧阳辰将事情压了下去,她得好好想想怎样感谢欧阳辰。

吧台边上四个明显发福的中年男人瞥见夜莺一群人,吹声口哨,“美女,跳个舞呗。”

一群人中的女孩子本来就没见过这样艳情场面,都脸色绯红的低下头,谁也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

“来这里还装纯,没劲!”以前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寻求刺激,找乐子的,还没有遇见搭讪不成功的女人!

“就是要跳舞,也不能跟一头猪跳。”李丽皱眉,一脸嫌弃的看着四人。

“贱女人,你再给老子说一遍!”四人站起身,其中一人愤怒的指着李丽。

“敢嫌弃老子,你也不打听打听在c市谁敢这样跟老子说话!”四人气势汹汹向李丽走来。

“小姐,这是何氏重金属实业的何二爷。”

何二爷是何家的老二,自称何二少,别人称他为何二爷。

是个名副其实的败家子,挥霍无度,狐朋狗友一大堆,整天无所事事,混迹在各大声色场所,是c市出了名的地头蛇,心狠手辣,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掉的,李丽招惹上他,无疑捅了马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