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当做妹妹

当做妹妹

看着汪华落寞的身影,如此真心付出不求回报的男人现在不多见,没心没肺的李丽不知道珍惜是她的失误。

小雨将一群人带到豪华的VIP包厢,包厢十分宽敞,萦绕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墙面是高调的土豪金颜色,墙边摆放三组黑色真皮沙发,沙发前面,桌子上已经摆满酒水和一下昂贵的进口水果,还有几台平板电脑。

对面是覆盖整面墙的多功能点唱机,正闪着如逼真的风景画面。

房间中间设有一个小型舞池,配备一个独立卫生间。

小雨按下手中遥控器,房间灯光转换,房间中升腾起淡淡白色雾气,周围墙壁上折射出一层金色光晕,迷离光亮打在众人身上,似幻似梦,大家一时忘记厅中的不愉快,感叹一声“好美。”

“大家需不需要舞女助兴?”

大家摇头拒绝。

“既然这样,我先出去,有什么需要,尽管按墙壁上的按钮。”说完鞠个躬转身离开。

众人好奇的打量一下周围,眨眼功夫,音乐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夜莺静静的坐在沙发一脚,摇晃着高脚杯中鲜红欲滴的红酒,长长的头发披散在白皙的脖颈上,慵懒中透露出一种致命**。

高天成喉结滚动两下,收回不该有的心思,“这里太吵,我们出去聊聊。”面对着夜莺动着嘴唇,无声的说道。

夜莺点点头,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站起身出了房间。

来到寂静的楼梯口,两人并肩坐下来,就像两人在学校时坐在操场上一起谈天论地,两人好像都在回忆过去,谁也没有开口,就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

“林林,我要结婚了。”

“真的吗?那我可要准备一份大礼。”夜莺真心为学长能找到相携一生的伴侣而高兴。

“你以前不是问过我,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吗?现在还想不想知道?”

高天成脸上闪过痛苦,这是他一段难过的过往,也是跟随他二十三年的噩梦。

夜莺摇摇头,既然这么难以启齿,答案也许会让她难以接受,还是不知道的好一些。

“林林不要有负担,从始至终我只那你当妹妹,其实这次来,我是希望你能亲自参加我的婚礼。”他还有个无法说出口的自私想法。

“谢谢你学长,你的婚礼我一定回去。”这一句谢谢包含太多,感谢他一直以来对她的照顾,还有感谢他那么了解她。

“傻丫头,哥哥疼妹妹,天经地义。”宠溺地抚摸下夜莺柔软的头发,仿佛夜莺真的是他的妹妹般。

这一幕落入一双冰冷的眼睛中。

“回去吧。”出来有一段被时间,怕给夜莺带来不好的影响。

“学长,你先回去,我再在这里呆一会。”

明白夜莺不喜欢吵闹的地方,高天成也没勉强,起身离开。

夜莺独自坐在楼梯口,掏出手机想给林娴打个电话,手机震动一下,来自欧阳辰的信息。

“林林,你现在在哪?”

“楼梯口。”刚发送完毕,就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夜莺微笑着转过去,想为今天晚上的事情道声谢,当看到来人,脸上笑容有些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