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失控

失控

会所这些天冷清,再者客人一般乘电梯上楼,楼梯除了打扫的阿姨,很少有人前来,皮鞋在踩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

不甚明亮的灯光下夜莺看不清安天睿的表情,只觉得那双隐藏在昏暗灯光下狭长的丹凤眼,黑亮的瞳孔正散发危险,浑身带着恐怖黑暗气息,仿佛他就是黑暗主宰。

强大的气场,让夜莺这个久经沙场的老手都不由一震,脸上笑容收敛,准备收起手机,起身离开,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吗!

安天睿双手收紧,手面上一血管一根根清晰可见,送走一个,又在这里等哪个野男人!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夜莺身前。

“拿来。”伸出大手,双眼盯着夜莺手中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手机。

“凭什么。”夜莺灵巧向后一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背正好抵在墙壁上,当夜莺发现这个地方更容易被捆时,刚想转移阵地,安天睿长腿一迈,双手放在夜莺头两边,“女人,最好听话,不然老子···”

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空隙,在安天睿这个位置,隐约能看见隐藏在衣服下的深深乳沟,伴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两团柔软似有似无碰上他的胸前,安天睿眼神一黯,脑中浮现出会所服务员身上的衣服,倘若那身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想着想着,全身血液向一处涌去。

低咒一声,真TM见鬼,十分不解为什么每次遇到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强大的自制力就立马土崩瓦解。

夜莺慌忙抱住胸前,愤怒的瞪着他,**往哪看的,飞快出一脚。

丫的看我不踢残你这个色狼。

收紧双腿,轻而易举夹住夜莺纤细的美腿,握紧粉拳,向安天睿下颚袭去,安天睿身子向后微倾,长臂一伸将张牙舞爪的女人圈在怀中,长腿一钩将夜莺放倒在地,夜莺头与俏殿重重的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眼冒金星,嗡嗡作响,殿部也传来一阵麻痛感,他真是她的瘟神,每次见到他都得倒霉。

这辈子最大的失误就是跳进他的房间,惹上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记得下次学乖一点。”看着夜莺有些痛苦的小脸,明明想给她一点教训,可心中莫名闪过心疼。

夜莺心中诽谤,我又不是你养的宠物,干嘛要听你的话!

“安天睿你到底想怎样!”夜莺低吼,不就是帮了她一次吗,有必要这样没完没了的缠着她吗?

只是夜莺不知道在她生下那三个孩子的时候,她就已经和他扯出千丝万缕的联系。

“女人,记住是你先找上我的,之后的事情就得由我喊停才行。”安天睿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是想要她的身体,还是因为那三个孩子。

“疯子,简直是不可理喻!”

一张一翕的粉唇吐出让安天睿狂怒的话语。

“女人,你要为你的不听话而付出代价。”说完完美的双唇覆向夜莺两片色泽圆润饱满的樱唇,疯狂的啃噬着,口中弥漫着香甜的红酒味,甘醇诱人,让人忍不住沦陷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