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如你所见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房间隔音效果良好,寂静的楼梯口传出暧昧的吮吸声,安天睿按住夜莺左右躲闪的脑袋,另一只手将夜莺双手扣在头上,长舌在身下女人的口中尽情汲取香甜蜜汁。

受制于人的夜莺,心中酸涩难耐,自从遇到他,她才察觉她真的是弱爆了,应该是她这些年过的太过安逸,疏于练习的导致的。

暗下决心从今天晚上开始她应该强加练习,不想再成为任他宰割的羔羊。

夜莺知道现在反抗也无用,索性停止挣扎,等待安天睿放松警惕时再想办法脱身。

松开紧咬的贝齿,有了上次的教训安天睿不敢贸然深入

抬起头。染上一层情欲的双眼探究的凝视身下的女人。

“怕了?”声音清冷中掺杂一丝挑衅。

“激老子?”安天睿笑的邪魅,老子生下来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可是想用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激怒他未免也太小瞧他了!

“你不是希望我乖乖的吗?”夜莺笑靥如花,伸出丁香小舌舔舐下鲜红欲滴的下唇,妖娆而魅惑。

安天睿忽然觉得夜莺脸上的黑框眼镜是一种别样的美,是那种土到极致产生的一种美,一双美丽的大眼熠熠生辉,调皮的眨巴两下,长长几乎都碰到镜片的羽睫好似轻轻扫过他冰冷的心脏,让他有些心痒难耐。

悄无声息的楼道中除了两人轻微的呼吸声,就剩下彼此清晰的心跳声。

四目相对,安天睿心跳加快,有一种将身下的女人搂进怀里好好疼惜一番的冲动。

低咒一声,活见鬼,一定是他太想报复那个让他憎恶的男人,才想虏获她的心,取得报复的快感,心里不断在催眠,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握着夜莺的力道逐渐减弱,压下心中悸动,俊美的脸上再次冰冷一片。

大眼微眯,奇怪的男人,早知道主动投怀送抱能让他放过她,她早就这么干了,经过这几次针锋相对,她深喑这人吃软不吃硬。

倘若在她还没有能力应付他的时候,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干脆直接挺尸任由他摆布,觉得没趣自然就放过她了,虽然那样很没骨气,她也会少吃些苦头。

等到她有实力对付他的时候,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安天睿欲起身,他得好好想想怎样处理这件事,那个人很快就会出现c市,他还要给他备份让他意想不到的大礼。

“你们在干什么?”地上交叠在一起,各怀心事的两人竟然没有发现欧阳辰已经站在不远处,漂亮的桃花眼中是极力压制的怒气。

真是热闹到不行的一晚!

安天睿在欧阳辰出现的那一刻就打消起身的念头,原来她等的是他!心中涌起一股无名怒火,冷酷的眼神掠过身下的夜莺,瞬间染上浓烈欲望。

薄厚适中完美的双唇绽出一抹暧昧笑容,“如你所见。”

寂静的楼道中回响着骨节咯咯声响,欧阳辰休闲裤的两边口袋中撑起两个小帐篷,喷火的双眼紧紧盯着地上重叠在一起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