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大打出手

大打出手

人迹罕至的楼梯口,两个男人一冷一怒,一高一矮两道目光在空中相撞,战争仿佛一瞬即发。

“还不走?难道想看现场表演?”安天睿现在的姿势不占优势,但是浑身散发出的黑暗王者气息却是不容忽视。

“林林,你没有话要对我说?”欧阳辰没有理睬安天睿,受伤的眼神望向夜莺,希望夜莺给他一个解释,哪怕一个敷衍他的解释,他也相信。

夜莺娇艳饱满的双唇蠕动两下,始终没有吐出一个字,她认为经过这件事也许欧阳辰就不会再对她心存幻想,毕竟两个人不会有什么结果,何必再让他如此执着的付出与期盼。

女人算你识相!安天睿心中高兴不已,以她的性格没有辩驳,姑且认为她是认同他的说法,蜻蜓点水般在夜莺光滑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作为奖励。

夜莺咬牙,用眼神告诉他不要得寸进尺。

在欧阳辰看来夜莺刚才的表情就是在撒娇,长这么大第一次用心对待的女人不仅对他的真心视而不见,还在他的面前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忆起第一次见两人在一起亲密的场面,肯定两人是联合起来算计钻石会所,更可笑的是他还傻傻的为她考虑,挡下老头那边的威胁。

欧阳辰暴怒起来,只想好好教训一下地上两个狼狈为奸狗男女。

一手提起安天睿的衣领,另一只手握成拳招呼过去。

伏在夜莺身上的安天睿借着欧阳辰的力道,半直起身子,一手砍向脖颈间的手,另一只手也同样握成拳,挡住欧阳辰力道十足的攻击。

两拳相撞,发出沉闷声响,刚才一击两人没有占到分毫便宜,安天睿不敢小看欧阳辰的实力,迅猛如豹子般窜起身,两人如狭路相逢的仇人般,招招都有置对方于死地的狠劲。

愤怒中的欧阳辰只攻不守,不一会儿身上就已经挨了两拳。

不想让事情越闹越大,夜莺上前欲分开两人。

“滚开。”两人异口同声吼道,男人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女人插手。

“即然这样,你们继续,我走了。”夜莺耸耸肩,呆在这里窝心,不如眼不见为净。

“你敢!”两人再次吼出相同的话语。

夜莺失笑,两人骨子里都是一样的霸道,双手环胸,倚在墙上,在一旁观战。

“你说,我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女人能让你们两个钻石王老五大打出手,这是不是我的荣幸?”

没人回答夜莺略带自嘲的问话。

“你们这样有意思吗?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俩谁能接受三个跟你们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不能,以你们现在的身世背景,根本就不允许你们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在我看来,你们现在不过是为了争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口气,说白了就是为了你们那所谓的面子。”

欧阳辰真的是被夜莺说道痛处,心中郁闷到不行,只想借眼前的机会,酣畅淋漓的排解一下郁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