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受伤

受伤

安天睿心中也是思绪万千,说一句真实的心里话,他真的不清楚为什么苦苦纠缠于她,心中浮起一个合理解释,接近她是想让她爱上他,这样就可以报复曾经让他痛不欲生的男人。

两人还是没有住手的意愿,欧阳辰俊脸上已经挂了彩,看出他并不是安天睿的对手,在安天睿铁拳再一次袭向欧阳辰的时候

夜莺不顾两人警告闪身挡在两人中间,安天睿来不及收回拳头,还没散尽力道的拳头,打在夜莺脸上,一阵剧痛感袭来,夜莺有种流眼泪的冲动,闭上眼睛,深呼吸两下,逼退眼中涌上来的泪水。

忘了有多少年没有这样被人打过,变得太过娇气。

“林林···“欧阳辰似乎忘记刚才所有不快,欲上前查看被夜莺制止。

安天睿刚才出拳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心中闪过一丝疼惜,立马被怒意掩盖,她竟然为另一个男人挡下一拳,刚才一拳,就是给她的教训!

“打够了?”声音清冷中带着疏离。

两人没有回答。

“既然打够了,我先走了,说句心里话,这辈子认识你们这两个富家子,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捉弄。”

说完夜莺捂着脸转身离开,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铮铮声响,悦耳中掺杂凄凉,纤细高挑的背影在黑色连衣裙的包裹下更显消瘦,落寞的身影形单影只,透漏出无比孤寂。

欧阳辰一双桃花眼中填满哀伤,原来她不想认识他,即然这样,以后他要试着淡出她的生活。

安天睿五指收拢,手背上呈现一道道突起的青筋,该死的女人居然说遇到他是上天的捉弄!

好!很好!本来他还有些不确定是否要那样做,在这一刻他下定决心非做不可!

他忽然有些庆幸,庆幸当初遇到她,才让他觉得原来黑暗中的生活也会如此“多姿多彩”。

现在的安天睿就像一个等待猎物到来的猎手,他一定会帮他们编织好过程,给他们一个痛不欲生的结局。

可他不知道,棋子是死,人是活,凡事都有个万一,就算心思再缜密,也不可能左右人的情感,在这场精心策划的报复中,没有真正的赢家!

两人目送夜莺背影消失,各自离开,寂静无声的楼道中,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昏暗的灯光见证刚才发生的一切。

夜莺来到洗手间,看一麻痛的脸颊,用冷水敷下红肿的地方,这样出现在同事面前,一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夜莺给高天成发个短信,道声抱歉,忽然觉得不舒服,先回去了。

高天成没有回短信一定是房间声音太吵没听到,算了,明天是周末,等上班再跟同事解释也不迟,收起手机,低着头离开钻石会所。

当夜莺转身离开时没有注意到洗手间一瘸一拐走出一个娇小身影,看着手中的手机,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笑容。

“国内外著名律师慕林林,夜会金主遭人掌掴。”这个标题一定劲爆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