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托我带句话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托我带句话

一尘不染的洗手间内,洗手台上还残留着晶莹水滴。

从李丽来到洗手间以后,一直坐在马桶盖上边揉捏扭到的脚,边想着今天晚上接近太子爷的计划,当她觉得脚已经不似原先那样疼的时候,她刚打开门就看见夜莺捂着脸走进洗手间。

经过厅中的事情,现在出去两人单独见面未免有些尴尬,李丽屏气凝神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等待夜莺离开。

当夜莺放下覆在脸颊上手的时候,

李丽惊讶的捂住嘴,凭夜莺刚才的身手,能将她伤成这样的人一定不简单,这里面有文章,小心翼翼掏出手机,透过门缝录下一段视频。

轻轻的触动屏幕,写下几个小字,按下发送,想和她抢男人,也不掂掂自己有几斤几两。

站在蒙上一层雾气的镜子前,从包中掏出手纸清理一下,取出化妆用的一系列东西,开始仔细补妆。

大约一刻钟左右,镜子中的出现一个皮肤白若凝脂,双颊透露出自然红晕,长而浓密的羽睫微卷,忽闪着**人心,一双眼睛大而妩媚,透漏出诱人风情,娇俏鼻子不算太挺,不算完美也不影响整体效果,饱满莹润的双唇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取下肩上披风,露出白皙双肩与美丽蝴蝶锁骨。

李丽满意一笑,任谁也拒绝不了这样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标准的淑女。

忍着脚上痛楚,尽量让自己走路的姿势自然一些,心中不断咒骂夜莺,贱女人,不张眼睛倒在她的身上,害的她行动不利索,倘若今天晚上计划不成功,这笔账还要记在你的身上。

想打这里不由打住,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她都胜贱女人一筹,今天晚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说什么都要爬上太子爷的床。

根据打探来的消息,太子爷专用房间在最顶楼,李丽乘坐电梯直达顶楼,临出电梯时再一次掏出镜子查看下精致的脸蛋,确保毫无瑕疵后,关上手机,不能让一些小事坏了计划。

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优雅的迈出电梯,不清楚欧阳辰所在的房间,她只能一间间碰碰运气。

顶楼灯光明亮,安静异常,只能听见高跟鞋与地面撞击发出的声响。

李丽缓慢向前移动,仔细凝听每个房间的动静。

“你是谁,上顶楼来干嘛?”李丽身后出现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这两人正是黑豹与浩哥。

上次因为他们的失误让人窃取视频,太子爷破例没有解雇他们,只是扣了他们两人三个月工资,警告两人下不为例。

会所待遇优渥,是别处不能比的,虽然美色当前,他们再也不敢再垂涎美色而玩忽其守。

“吓死我了,你们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李丽拍了下向前,打量一下两人,一身黑色运动装,长得孔武有力,猜测两人应该是会所暗保。

“顶楼不是随意就能来的地方,赶紧离开。”浩哥色眯眯的双眼紧盯着李丽胸前深深的乳沟。

“请问太子爷的房间在哪,我是他叫上来的。”

暗道一声色鬼,不着痕迹将抹胸连衣裙向下扯了一下,露出两团浑圆的冰山一角,美景若隐若现,为了将来的幸福现在牺牲一点色相,又算的了什么,不是有一句话说吗,看的着摸不着。

“我带你过去。”两人喉结滚动一下,一听是太子爷叫上来的,立马将眼睛别向一边,太子爷看上的女人他们可不敢觊觎。

“谢谢两位哥哥。”声音分外软绵,直接酥到骨子里,事情比她想象的要顺利。

三人来到欧阳辰专属房间门前,里面传出轻微打砸声。

刚才就看到太子爷回房间的时候脸色不太好,黑豹硬着头皮敲了两下门。

“滚,今天晚上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许来打扰老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房间中传来的一声怒吼打断。

为什么,他那么在意她,一想到要放弃她心中就难受到不行,痛到无法呼吸,刚才听到她在厅中有危险,他慌的连电梯都没有等,直接跑下楼梯。

而她却那样潇洒毫无留恋转身离开,如果她···

“太子爷,我是李丽,林林让我给您带句话。”话音刚落,房门就已经被打开。

“林林让你跟我说什么?”欧阳辰桃花眼中全是期盼,难道林林也对他有别样感情,如果是那样,他会好好考虑下两人的未来。

“这···”李丽为难的瞥一下身边两人,心中暗骂夜莺,贱女人有什么好的,竟然让太子爷这样重视。

“进来吧。”这个房间是他的私人房间,除了他的两个损友,还没有第四人踏足。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透过窗帘穿过的淡淡月光,啪的一声,房间一片明亮。

房间中装潢低调中透漏出奢华,一切都以暖色调为主,上方的灯不过是个装饰品,一切灯光的来源都是镶嵌在墙壁上的隐形小灯发出来的,光亮柔和,不是变换一下色彩,中间摆放一套白色的真皮沙发上面摆着几个浅颜色的毛茸茸包枕,墙壁上是一个巨大的屏幕,正映出两人的影子。

沙发后方是一个环形的吧台,吧台后面的架子上摆放着一些价值不菲的红酒与白酒。

吧台左方是一个展示架,摆放飞机轮船模型,将房间隔成两间。

房间高雅中不失品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地上一片狼藉,玻璃碎片满地,还有几个碎裂的酒瓶。

李丽这才注意到,太子爷俊美的脸上已染上一层红晕,潋滟的桃花眼中也蒙上一层迷离色彩。

本来就对美男毫无抵抗之力的李丽,不禁幻想今天晚上两人共度春宵的场景。

“林林要你跟我说什么?”等了半天都没有听到李丽开口,然后又用这种花痴的眼神看他,欧阳辰声音透出出不耐。

“林林让我跟你说,她有喜欢的人了,希望你不要再缠着她。”暗自懊恼一下,光顾着想入非非竟然忘记矜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