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妈咪你上头条了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妈咪你上头条了! 全本 吧

看刚才太子爷的表现,今天太子爷失意应该与贱女人脱不了关系,只要将事情往她身上扯就错不了。

有喜欢的人了?是安天睿吗?林林你可真绝情,罔我那么相信你与他之间是清白的。

欧阳辰闭上眼睛敛去眼中哀伤,恢复一片清明。

“太子爷,我今天脚不小心扭到了,不能久站,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陪我喝杯酒。”常年混迹女人堆里,一眼就看穿李丽欲擒故纵的把戏,要是在以前他绝对不会挽留这样的女人,顺带好会奉送一句:“慢走,不送。”

可今天他这颗受伤的心让他倍感孤单,需要一个人来陪他度过这个孤寂漫长的夜晚。

“同是情场失意人,今天晚上我就舍命陪君子。”李丽心中雀跃不已。

“杯子吧台的柜子里,酒在上面随便拿。”欧阳辰也不深究李丽话中真假,只想用酒精麻醉自己。

李丽嘴角露出一闪而过的得意笑容,连老天都再帮她。

取出两个杯子,眼角的余光瞥见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欧阳辰没有注意这边,快速掏出一包东西,倒进酒杯中,倒上红酒轻摇几下,白色粉末消失无踪。

为了今天晚上她可是做了充分准备。

“白酒喝多伤身,我们还是喝红酒吧。”将酒杯递给欧阳辰,“干杯。”

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声响,在安静的房间中奏出一声悦耳音符。

欧阳辰轻晃一下高脚杯中色泽鲜艳的红酒,一饮而尽,什么酒喝多也伤身。

两人一杯接着一杯,不知道喝了多少。

再度倒满酒杯,“太子爷何必为那些不知道珍惜你的女人伤心呢,凭您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欧阳辰本来就应经有些醉意,又喝了那么多的酒,头脑有些混乱,身上也开始发热,起身来到洗手间,将脸埋在水龙头下,欲驱散身上的莫名燥热。

稍微清醒一下,想到刚才李丽刚才说过的话,洗手池上光滑的大理石上映出他狼狈的样子,有的人说不上哪里好,确实别人怎么也取代不了的。

“太子爷您还好吧。”洗手间的门没有关,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李丽知道这是**发挥作用了。

当李丽身上的香气弥漫在洗手间的时候,欧阳辰刚刚压下去的燥热再一次喷涌而出,久经沙场的欧阳辰明白自己是着了眼前女人的道。

不想与夜莺周围的人扯上关系,欧阳辰伸手阻止李丽靠近,可全是血液开始叫嚣起来,眼神开始涣散。

当李丽女性柔软的身子考过来的时候,欧阳辰的理智彻底崩溃。

“林林···”直接将李丽按在洗手台上攻城略地,洗手间内暧昧升级。

第二天一早,黑暗还没有散尽,夜莺带着口罩出现在三个孩子面前。

“妈咪,天又不冷,你干嘛带口罩呢?”思语睁着大大的眼睛中满是疑问,妈咪不是只有在冬天的时候才带口罩的吗?

“妈咪有点感冒怕传染给你们。”夜莺咳嗽两声,增加可信度。

“妈咪感冒了要多休息,我和姐姐还有弟弟保证不会偷懒。“

“不行,你们还那么小,万一遇到坏人,妈咪不放心。”再说她要加强锻炼,提高她的体能与格斗水平,昨天晚上为了消除脸上的痕迹,已经偷了一个晚上的懒。

夜莺的话只有天真的思语相信,思彤与思言压根一点都不相信。

晨练回来之后,“妈咪感冒没胃口,吃饭的时候不要叫妈咪,从现在开始妈咪要上床休息,你们不许打扰哦。”

三个孩子面面相觑,妈咪今天的表现太奇怪了。

以前她总是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她的饭量很大,从他们记事起,这是妈咪第一次不吃早餐。

“孩子们快去洗洗,准备开饭了。”厨房中准备早饭的林娴看着还愣在原地的孩子,出声提醒。

思彤与思语两个孩子向楼上的洗手间走去,没有妈咪督促的思言看看白净的手上,很干净。

来到餐桌前,拿起桌上的报纸,随意的翻看着。

眼光停在一张占据半张报纸的照片上,照片虽然不是十分清晰,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他的妈咪。

“国内外知名律师慕林林也会金主遭人掌掴”醒目的标题,让人浮想联翩。

这是今天报纸的头条新闻,有图有真相。

看了一下内容,怪不得妈咪会带口罩,将报纸折叠起来放进口袋,不能给外公看到,他会担心的。

妈咪应该不知道她已经上了报纸,不然她不会任由其发展下去。

来到妈咪房间门前敲了两下门。

“妈咪,我给你看样东西。”

“妈咪头晕已经躺在**了,等妈咪好一些再看。”房中夜莺正在电脑前制定训练计划。

“妈咪你就别再装了,你的脸是被人打了,报纸上都报道出来了,而且还是头条哦。”

听到思言的话夜莺一个激灵站起身,昨天晚上楼道中明明只有她们三人,而且她一路也没碰到什么人,到底是谁这么无聊。

夜莺打开门,伸出手,“拿来。”

“什么?妈咪说清楚一点。”

“少给妈咪装蒜。”这个小鬼机灵着呢,不会将报纸留在楼下给外公他们发现。

“妈咪让我看下脸作为交换。”妈咪那么强悍,头一次吃亏,他要永远记住这一幕。

“思言,要不要看一下妈咪给你们制定新的训练计划呀。”夜莺指了下电脑屏幕,小鬼,长本事了,竟然开始和她谈条件了!

“妈咪,给你,至于那个训练计划还是不要了。”思言慌忙摇头,将口袋中的报纸递给夜莺,一溜烟消失,仿佛后面有野兽追赶一样。

现在的训练强度刚好,再加强一下,估计他得褪层皮。

关上房门,打开报纸,照片是在洗手间被人偷拍的,只能说明在她进入洗手间之前,洗手间还有其他人,想要查到这个人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找到爆料人,另一种是找欧阳辰帮忙,调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