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醒来之后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醒来之后 全本 吧

“大姐,做人不能妄自菲薄。”思言继续据理力争。

“也不能太没有自知之明。”思彤不疾不徐的翻看报纸,好像刚才的话并不是她说的一般。

“大姐你完全可以继承妈咪的衣钵,当个律师,保证比妈咪还要出名。”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这个打算。”

“小弟我预祝大姐纵横整个律师界,日后小弟要是捅出篓子大姐一定要罩着小弟。”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绝对不会包庇犯人。”

两个小屁孩你一言我一语,从他们的言谈中,没人会认为这是从六岁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话。

思言嘴角抽搐两下,大姐你怎么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给了思彤懒得和你再说的眼神。

客厅只剩下敲击屏幕的声音,最后还是思言没有憋住。

“大姐,妈咪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妈咪的事情她自己能解决,只要你不再给她添堵就成。”

“大姐真会看玩笑,我什么时候惹妈咪生气了。”声音越来越小,明显的底气不足。

其实他还是很听话的,只是有时会给妈咪惹点无伤大雅的麻烦。

“还记不记得上次在商场遇到的男人?”

“记得,大姐是说昨天晚上的金主有可能是他?”那个男人冷如冰霜的他可是印象深刻,而且他的身上一种和妈咪相似的地方,让他忍不住乖乖听话。

“也许。”第一次见面她就不喜欢他看妈咪的眼神,总感觉妈咪和他接触会受到伤害。

客厅再次恢复安静,两个各占据沙发一角,各怀心事。

华丽的房间中,阳光透过采光良好的彩色玻璃,洒下美丽多彩的光晕,落在**两个睡熟人的身上。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在多远的未来,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总有一天你的谜底我会揭开···”手机中传来孙燕姿独特的嗓音,欧阳辰锤了两下头痛欲裂的脑袋,宿醉后的后遗症。

手机铃声是他她遇到夜莺后专门找人帮他剪辑改动出来的,以前每次他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会想到夜莺清丽的容颜,薄唇忍不住翘起。

如今听到,脑海中来回回荡着“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

闭着眼睛摸索着手机,想快点关上恼人的音乐。

手忽然碰到光滑柔软的皮肤,一下子忘记头痛,急忙睁开眼睛,看着身边背对着他而睡的李丽,闭上眼睛,认真回想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

无论他怎样想,就只能想到他浑身燥热,最后好像见到林林,之后的事情脑中一片空白,他再也记不得。

欧阳辰桃花眼中怒火外溢,怒视身边精致熟睡容颜,仿佛要让身边的女人在他的怒火中燃烧起来,最后消失不见。

**的女人在欧阳辰骇人的眼神中悠悠转醒,双手揉揉惺忪睡眼,懒洋洋的舒个懒身,坐起身来,白色羽被滑落,肌肤与空气接触,传来一阵凉意,李丽慢慢睁开双眼,注意到身边光着上身的欧阳辰。

“啊···”房间想起一声刺耳尖叫,李丽慌忙用被子遮住**身体,杏眼中盛满慌乱。

装,继续装,不去演戏真是演艺界的一大损失。

欧阳辰一言不发,一张俊脸因为愤怒涨红。

“昨天晚上,我们都喝醉了,太子爷放心,我不是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我不会缠着你···我现在就离开。”李丽咬着下唇,妖娆大眼中蒙上一层泪花。

“说,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在老子的酒中放了不该放的东西。”不想再看她恶心的表演,欧阳辰修长有力的大手,扼住李丽下颚,恨不得掐死他,敢算计他,就得付出相应代价。

李丽慌乱的摇摇头,眼泪不停落下,粉底随着眼泪不断冲刷,脸上出现两种不同颜色。

欧阳辰眼中满是厌恶,“谁借给的胆子,别以为爬上了老子的床,老子就会拿你怎么样。”算计他,犯了他的大计。

“我真的不知道太子爷再说什么,昨天林林让我来找你的时候给我一包东西,说是安神的药,吃了以后就不会那么难受,然后会好好的睡上一觉,只是我···我···”

“你什么?”

“我没想到她连我这个好朋友都算计。”李丽说的声情并茂。

欧阳辰精壮的胸膛不断起伏,慕林林你糟蹋老子的真心就算了,还算计老子将别的女人送上他的床,你以为老子真是种马吗?

“给老子滚。”一把甩开李丽。

李丽极力压制哭声,但还是不时发出轻微抽泣声。

欧阳辰心烦意乱,心情烦躁,掀开羽被,洁白床单上一抹盛开血色梅花映入眼帘,瞥了下正在床下默默穿衣的女人。

“穿好衣服等一下再走。”她也是无辜的,欧阳辰声音不似刚才那样怒气冲冲。

李丽惊讶的回头看一下已经套上衣服正在打电话的欧阳辰,难道他改变主意,留下她?

“送一盒避孕药上来,然后将房间中的所有东西,全部换掉。”

电话那头的程伟强,刚刚来到会所,暗忖小老板会不会也太神了,竟然知道他今天会来找他。

可听小老板的语气,情况不太好。

当他拿着避孕药带着打扫的阿姨来到欧阳辰房间的时候。

欧阳辰正好打开房门,衣服上爬满褶皱,眼睛周围青黛隐约可见,微长的头发乱糟糟一团,“亲眼看着她吃下药,然后问她需要什么,尽量满足他。”说完,阔步走进另一个房间。

从没见过小老板如此邋遢过,程伟强愣怔的看着欧阳辰的背影。

想起小老板刚才跟他说房间中的女人,这个房间别说女人,就算是他在今天之前也没有进去过,不知道哪个女人能如此荣幸第一次踏足这里。

欧阳辰进入房间后,一头扎进浴室,拧开花洒,任由水不断冲刷他的身体。

忽然大叫一声,拳头用力锤了下墙壁。

关上花洒,取过浴巾胡乱擦拭两下,套上衣服,用力甩上房门离开。

慕林林你要是不给老子一个合理解释老子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