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像弟弟的男人

像弟弟的男人

郊区别墅,正在给女儿梳头的夜莺,打个大大的喷嚏,好的不灵坏的灵,别真感冒才好。

给女儿打扮妥当之后,看着面前如童话中走出来的小公主般的思言,满意的点点头。

“思语真漂亮。”

“谢谢妈咪。”思语提着裙摆踮起脚尖,像模像样的学着电视中芭蕾舞演员的姿势,优雅的转个圈,看着镜子里面巧笑倩兮漂亮的小人儿,心中无比自信,今天的电视儿童绘画大赛她一定是最耀眼的。

“需要妈咪陪你一起去电视台吗?”

“思语已将长大了,需要独立。”

“真勇敢,拿好东西,妈咪送你去学校。”

夜莺从二楼向下看一下,思言与思彤都在客厅。

“你们是跟妈咪一起去送妹妹还是乖乖的留在家里?”

“学校去了千百回,没意思,还是待在家里玩游戏比较舒服。”思言躺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晃动二郎腿。

“我也留在家里。”

夜莺点点头,回房去简单收拾下自己。

“大姐,你怎么不去给二姐加油打气。”思言伸腿踢下思彤。

“妹妹绘画方面的特长,同龄人没有能比的上她的。”言外之意,思语稳拿第一。

警告的瞥一眼思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

“哇,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了!”思言看见正在下楼的思语,夸张大叫一声。

“找打是不是。”思语撅着粉嘟嘟的小嘴,低头看一下身上粉红色的公主裙,松开紧攥的小拳头。

“哼,本小姐不跟你一般见识,就当你是在嫉妒。”思语高傲转身,现在她是小淑女。

“本少爷嫉妒你,笑话,本少爷天生丽质都不需要任何打扮,绝对是光芒万丈,就算是混迹在人群里,别人也会一眼就发现我这颗璀璨的珍珠。

二姐淑女是骨子里透出来的,像你这样的强悍小女人怎么装也不像。”

思言说完嘚瑟摇晃两下小短腿,二姐,比毒舌你还太嫩。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从今天开始思言的衣服一律买郊区的地摊货。”

“妈咪,地摊货质地不好,皮肤会过敏。”思言跳起身,赤着脚,狗腿的抱着妈咪的大腿。

“我好像记得你的皮肤不是一般的好。”小时候思言顽皮,大雨过后趁她不注意偷跑出去玩泥巴,越玩越兴奋,到最后把自己弄成小泥人,皮肤一点异样都没有。

“妈咪,我收回刚才对二姐说的话。”思言哭丧着脸,地摊上的衣服怎么能入得了他挑剔的眼光呢。

“世上没有后悔药,今天妈咪就是要告诉你这个道理,人得为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负起责任。”

夜莺抱起身旁不高兴的思语,“好好在家想想妈咪说过的话。”

思言躺在沙发上挺尸,没有兴致再玩游戏,他不过是逗二姐玩呢,妈咪何必那么认真。

“思语是我们的亲人,妈咪希望我们对待亲人要友善,毒舌只能针对一些对我们心存恶意的坏人。”

“那你平时怎么对我凶巴巴的。”思言不服。

“懒得跟你说。”

“大姐借下电脑。”

“上楼上去拿你自己的,我们两个人一起胜算会大一些。”

“说的有道理。”

客厅敲击键盘的声音汇聚成一首美妙乐章,两个孩子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他们入侵计划。

欧阳辰红色法拉利在宽阔道路上飞驰,两辆车子背道而驰。

思语送到学校,“加油,妈咪相信思语是最棒的。”

“恩,思语一定捧一个冠军的奖杯回去,给臭屁的思言看一看,让他羡慕死。”

思语还是孩子心性,一路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心中的不高兴已经随风消散。

两人共同做个必胜的姿势,夜莺驱车离开。

这是她们出任务时的习惯,到现在她还是改不掉,每当开庭的时候,她都会做一个这样的姿势。

驱车来到王芳蕊的出租房,刚才王芳蕊打电话跟她说出国事宜已经准备妥当。

夜莺利用在英国的人脉联系上英国一所私立学校,虽然收费比较高但是教学质量一流。

见到王芳蕊之后,交给她一张卡,交代一些注意的事情,王芳蕊感激万分,热泪盈眶的握住夜莺的手。

“慕律师你的恩情,没齿难忘,放心这些钱以后我会还给你。”

“别老惦记着这些,好好学习,争取早日学成归来。”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人们就会逐渐淡忘发生过的事情。

就如她一般,没有几个人知道夜莺还活着。

“几点的飞机,我送你。”

“不用,不用···”慕律师帮她那么多,她无以为报,怎么再好意思麻烦她。

“好吧,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夜莺不想勉强与王芳蕊道别离开。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没想到夜莺无意中伸出援手,让她在以后迷茫的生活中找到回家的路。

当欧阳辰来到郊区别墅的时候按了两下喇叭,本想给夜莺打个电话,把她叫出来,又怕自己听到她的声音,狠不下心来跟她恶声恶气的说话,暗骂一声没出息。

他不得不承认他栽了,彻底的栽了,栽在一个冷血无情的女人手中。

洪亮刺耳的喇叭声,打断客厅中两个孩子的思绪。

“我出去看看哪个讨厌鬼。”思言急忙套上鞋子,以后他要在别墅门前挂个牌子,禁止鸣喇叭,这要是他弄到关键的地方,被他一打扰还不功亏一篑。

刚出房门就看见门前骚包的法拉利,思言看着低头坐在车里的欧阳辰,黑白分明的眼睛转了两下,兴奋的向车子跑去。

“叔叔好,你是来看我的吗?”

“你妈咪呢?叔叔找她有点事。”欧阳辰见着可爱的思言,脸上硬挤出一丝笑容,尽量让声音放柔一些。

“妈咪送妹妹上学校了。”听到欧阳辰直白的话语,思言小脸笑容瞬间消失。

“今天不是星期六吗?”欧阳辰压下的怒气升腾,慕林林竟然只是一个小孩出来打发他,做了亏心事,都不敢见人了是不是!

“妹妹要参加电视台举行的绘画大赛,妈咪去送她了。”

“叔叔知道了,思言以后再见。”话音刚落车子已经蹿出十几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