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思语走失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思语走失/看书阁

道路上的人都看着夜莺,有点不相信这个女人竟然就真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

交警一时也错愕的站在那里。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她逮回来。”一声怒吼,交警回神,拔腿去追已经走出十几米远的夜莺。

围观的人多,交警挤来挤去,吹了两声哨子,希望夜莺能主动停下来。

这是人群中出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挡在交警前面,递给交警一张名片之后又和交警低声说了几句话,交警点点头,拿着名片离开。

夜莺走到交通通常的地方,回头看了下,道了声奇怪,怎么没人追她?

她还想在思索怎样摆脱他们呢,不过这样倒省了她不少麻烦。

伸手欲拦个出租车,一辆黑色的奔驰车靠边停下,“上车。”

“有事吗?”真是倒霉透顶,瘟神又来了。

“女人,最好听话上车。”

“算我求你今天放过我成吗?我真的有事,急事。”

安天睿面无表情的脸阴沉下去,隐约传来磨牙声,不再与她废话,直接下车,粗劣的将夜莺塞进车中。

在她的心里他就真的是个恶贯满盈的大坏人吗?他只不过是看她独自走在街上,好心载她一程而已。

车子如离弦的箭般向前面飞驰,车窗大开,耳边响起烈烈风声,窗外风景一闪而过。

“你要带我去哪?”这个方向与去电视台的路正好相反,夜莺语气不免有些焦急。

安天睿没有回答,稍微放缓车速,点燃一支烟,一手握着方向盘,第一只手搭在窗边,完美的双唇中吐出灰色烟圈。

“安天睿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装深沉!”

安天睿狭长的丹凤眼若有若无扫过后视镜,昨天晚上躺在**辗转反侧,不清楚她的脸怎么样了,本想今天早上去看一下。

可是总部后天就要举行剪彩仪式,有好多事情需要应酬,走不开,刚才听到亦寒跟他提起报纸上的事情,应酬的时候就有些心不在焉,不耐烦,想早点结束,去看看这个女人。

没想到在路上遇到她,她却避他如蛇蝎。

车中响起一阵低沉的手机铃声,打断他的思绪,掐掉烟头。

“天睿哥哥应酬结束了吗?”

“什么事?”

“后天公司开业,晚上有场酒会,睿哥哥能不能陪我去挑选件礼服。”

“我还有事,我让亦寒陪你去。”说完挂断电话。

电话那端的鑫儿,白皙的双手紧握手机,脸上掩饰不住哀伤,她问过亦寒,亦寒跟她说睿哥哥今天的行程已经结束。

敲门声响起,“鑫儿,睿突然有事走不开,让我陪你去挑选礼服。”

鑫儿做个深呼吸,调整下表情,“好,等我一下。”

挂断电话的安天睿依然沉默不语。

“安天睿你给老娘说句话。”心中担心思语,沉不住气,暴吼起来。

安天睿根本就不理会夜莺的叫嚣,踩下油门,车子再次飞驰起来,向郊区驶去。

“安天睿,停车,老娘叫你停车。”夜莺抓住安天睿的肩膀,摇晃起来。

“女人,找死是不是,乖乖给老子做好。”安天睿用力握紧方向盘,稳住剧烈摇晃的车子,怒吼一声。

“安天睿你跟我说,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夜莺松开双手,在后座上坐好,声音透漏出无奈。

车中陷入死寂,回答她的只有经过耳边的风声。

电视台,比赛即将开始,思语恋恋不舍的离开天阳怀中。

“谢谢你叔叔。”谢谢你让我感受到爸爸的感觉。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孙全峰领过思语,表示真心感谢。

“孩子挺可爱的。”天阳一身笔直西装,身材颀长,比女人还精致的五官,孙全峰有种仿佛见到长大的思言的错觉,只不过思言阳光,眼前的人带有一股子邪气。

“冒昧的问一句,您认识慕林林吗?”

“不认识。”思语眼中的希翼在听到他的回答后消散。

“校长你怎么想问这个问题?”一直站在旁边的雨彤,秀眉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慕林林应该是个女人的名字。

“对不起,我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人有相似,物有相同,他不想因为自己一时多嘴,破坏人家感情,又给好友的女儿招惹上麻烦。

比赛将要开始孩子们拿着东西到指定的地方就坐。

与思语一起来的两个孩子临走时的一句话,深深印在雨彤身上,“刚才那位叔叔和思言长得好像。”

雨彤不算大却波光流转的双眼落在身旁的天阳身上。

天阳耸耸肩,无奈摊下手,“我什么都不知道。”

比赛开始之前,主持人用她甜美的嗓音再次解释一次比赛规格,比赛开始后,题板上会出现一个题目,每个人按照题目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画出作品,然后由三位评委评选出前三名,前三名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

两点钟声准时响起,主持人揭开孩子们前面的题班,道了声开始。

“描绘出你们心中的梦想国度。”

孩子们看完题目后,想了一会,周围响起一阵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

思语下巴搁在画板上,凝神想了一会,也开始作画。

不一会,思语满意的看下画板,拿出彩色画笔,准备给纸上的画上色。

彩色的笔落在纸上,触感不对,思语拿你画笔一看,笔头深深的陷了进去,敲了下自己的脑袋,昨天明明检查过一遍,暗骂自己粗心,没检查仔细。

金黄色的太阳换成火红的太阳,效果也是一样的。

当思语打开大红的水彩笔的时候,小脸上满是不敢置信,怎么可能,一个可怕的念头在脑中闪过,慌忙打开彩笔盒里其他画笔。

除了黑色的画笔,其他的画笔头全部深陷下去。

思语急的快哭出来,举起小手。

“老师,我可以找一下我的老师吗?”

“不可以,要是赵老师的话,会被视为作弊,会被取消比赛资格的。”

“可我的画笔。”

“小朋友,比赛之前没有检查好东西,是自己的过失哦。”

思语低下头,不想放弃,忽然脑中灵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