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算账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宽阔道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人海茫茫的大街上夜莺不知道女儿现在身在何方,有没有遇到坏人。

思语幼小的心灵是那么的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可以给她呵护带她玩耍的爸爸,揉下眉心是她没用连女儿这一点简单的愿望都满足不了。

“孙伯父,我们再分头再找一下,特别注意一下孩子们聚集的地方,就这样,我们电话联系。”

说完夜莺刚迈出脚步。

“校长,思语还没找到吗?”

“雨彤,你不要管那个没教养的野孩子。”刚才经过旁敲侧击从和思语一起来的老师口中得知,思语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没有爸爸。

夜莺五指蜷缩,快速转身,身上蒙上一股戾气,眼中嗜血杀意升腾,疾步向贵妇人走去,敢这样没有侮辱她心爱的宝贝就得承受后果。

“你就是毁了我女儿作品的女人。”阴冷的声音带着骇人冷意。

“是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故意的。”心中虽有点惧怕夜莺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一张利嘴仍然不屈不挠,毫无悔意,说的理直气壮。

夜莺大眼微眯,带着怒气的巴掌打在贵妇人的脸上,发出清脆声响,鲜红的五指印清晰出现在贵妇人精致的脸上。

电视台门前一众人替夜莺捏吧冷汗,就凭那几辆豪车就知道她身家不菲。

“你敢打我。”贵妇人保养得宜的手捂着脸颊,一脸不敢置信,手指指着夜莺,从小到大从没有人这样打过她。

“小姐,我姐姐再不对,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姐姐做的再不对,始终是她的姐姐,看到她被人掌掴,她不能袖手旁观。

“你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们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吗!”贵妇人身后冲出两个年过半百的女人怒骂出声。

“女儿没教养,她的妈妈也好不到哪去。”

冰冷的眼神扫视她们一眼,两人噤声,这样的眼神向来自地狱的修罗,夜莺再次伸手,脆生生的巴掌,再次落到贵妇人脸上。

“从现在开始倘若再有人辱骂我女儿一句,她脸上就会再挨一巴掌。”

“小姐,你不要太过分。”雨彤护在贵妇人身前。

目睹整个过程的人心中十分解气,那么大的人欺负一个孩子,不知廉耻。

“过分的是你们。”夜莺担心思语不想再与她们纠缠啰嗦,转身欲离开。

天阳邪魅的眼神仔细打量夜莺,到底是怎样的女人能教出那么可爱的女儿。

“不许走。”贵妇人扯住夜莺,“跪下给我道歉。”

与贵妇人一起来的一群人凶神恶煞的将夜莺围住。

“滚开。”夜莺甩开贵妇人,贵妇人撒起泼,疯狗一样在夜莺身上乱咬起来。

夜莺用力攥住她的头发,手握成拳挥向她的脸,贵妇人鼻子与嘴角渗出血丝。

一群人涌向夜莺,夜莺心中焦急,十分窝火,手上招式利落干净,不到两分钟一群人七七八八倒在地上。

“你不是她的对手,受伤了我会心疼的。”天阳揽住欲上前找夜莺麻烦的雨彤。

电视台门前围满看热闹的人,有人拿出手机欲拍照,天阳一个眼神看过去,有人将手机夺走,电视台中的记者也拿出摄像机,欲录下过程,台长急忙阻止。

宋天阳这座大佛他惹不起。

“天阳求求你让他们帮帮姐姐。”

人群中的安天睿冷眼看着这一幕,这一天比他预想的来的还要早。

“小姐,该教训的也教训了,当前首要的是找到思语。”磁性嗓音带着一种压迫。

夜莺循声看去,错愕,惊讶,石化般站在那里。

愣在原地的夜莺脸上冷不丁挨了一拳,夜莺回神陈年往事浮现脑海,扯住打她的人,胳膊往后一拧,同时一脚踢在他的胸口,空气中响起骨骼断裂的声音。

今天发生太多的事情,一双大眼大眼蒙上一层血色,她现在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夜莺向剩下的几人走去,几人眼中闪过害怕,喉结滚动两下。

她眼中的杀意太过骇人,让人不由害怕起来。

“林林,找思语要紧。”孙全峰知道这样下去事情会越发不可收拾,上前阻止夜莺。

“让开。”夜莺沉浸在过去的事情中一时不可自拔,脑中全是那一夜的痛楚。

寻找那么多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今天却毫无预警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一时无法接受。

她好像并不认识天阳,安天睿看出夜莺情绪明显不对,本只想站在人群中做个运筹帷幄,稳操胜券的布局者。

“找孩子要紧。”双腿不听使唤向夜莺走去。

安天睿的出现立马吸引众人目光,众人眼神各异。

夜莺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只有那天黑夜中的无助与撕心裂肺的疼痛,一步步向与她交手的人走去。

“女人,清醒一点,不管你以前遇到过什么事,现在找孩子要紧。”安天睿不顾别人异样眼光,将夜莺抱在怀里。

“放开我。”

“女人···”安天睿下颚抵在夜莺肩上轻声低喃,心中隐隐作痛。

天阳邪魅异常的桃花眼紧盯着两人,思彤眼中满满的不可置信。

“放开我,我要出找思语。”平静过来的夜莺,声音清冷,他们应该认识吧,怪不得一直探寻孩子关于他们爸爸的事情。

夜莺不想深究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想快点找到思语。

“我和你一起去。”不放心有些精神恍惚的夜莺,安天睿拉着夜莺挤出人群。

夜莺似乎虚脱般,温顺的任由安天睿拉着。

“台长,刚才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任何不实的报道。”天阳松开雨彤双手插在口袋中,向他的座驾走去。

停住开车门的手,“记得把奖杯给思语送去。”

“天阳等等我。”

豪华大气的迈巴赫绝尘而去,雨彤被遗忘在原地。

电视台门口恢复平静,一场闹剧落下帷幕,贵妇人的一张脸肿成猪头,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只有抱着美琪的男人,没有毫发无损,他就是平日里被贵妇人压迫惯了的丈夫,张松。

都市七彩华灯,将城市笼罩在一层迷蒙绚丽的光亮中。

夜莺在大街上仔细寻找,不放过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