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坚实后盾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坚实后盾 都市言情 大众 网

遇见有牵孩子孩子人,夜莺都要上前去看一下,还被骂了几次神经病,在安天睿的冰冷的眼神扫过之后,乖乖闭嘴。

现在离电视台已经很远,一个六岁多的孩子能上哪去呢?

“会不会找错方向了?”夜莺抓了两下头发,等找到思语她要给每个孩子装上个定位仪。

拿出手机夜莺手指在屏幕上输个一连串数字,随后消去。

“也许她只是躲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伤心,你不要那么着急。”想到那天抱在怀里柔软的小身体,他心中也升起担心,不希望她有任何意外。

“她不喜欢太安静的地方。”

夜莺向人多密集的地方走去,她的思语最喜欢默默站在旁边看别人一家幸福开心的笑容。

“也许你可以找孩子的父亲帮忙。”

“你如果是因为想知道在电视台前出现的男人是不是孩子的父亲而跟着我,那我现在就跟你说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不认识他,我的孩子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听明白了,现在可以走了吗?”

夜莺停下脚步,本来还以为他是以为下午的事情心生愧疚,帮她一起找思语,看来她还是把他想的太好了,他根本就是个面冷心冷的魔鬼,根本就是为了他的目的。

“女人···”安天睿阴鸷的目光落在夜莺身上,他确实有这方面的私心,但他还是真心再帮她寻找孩子。

“你不是神通广大吗?你可以去查啊,还有不管你跟那个男人有什么关系,我不希望你把我的孩子卷进你们的生活。”

说完,夜莺向广场上走去,这些年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她都独立解决,从没有动过寻找部队帮忙的想法,但是今天她才清楚的知道,为了孩子她不介意自己的身份,哪怕带来一系列不好的后遗症她都勇敢面对。

低沉的音乐响起,“安总,我们在广场附近发现一个和照片上的女孩很相似的孩子,我把具体坐标给您发过去。”

安天睿挂断电话,阔步向前面纤瘦的背影走去。

也可能是母女连心,夜莺刚来到广场一眼就在人山人海的广场上发现熟悉的小身影。

“思语···”见到女儿的一瞬间,夜莺眼中泛起泪光,向女儿跑去。

混迹在人群中的思语听到妈咪熟悉的嗓音,抱着毁掉的画,转过身来,当看到妈咪焦急的脸庞的时候,思语大眼泪花珊珊,委屈抽泣起来。

这个时候她好想依偎在妈咪温暖的怀抱中,诉说心中的委屈。

眼泪随着奔跑流淌出来,不记得上次流泪是在什么时候,今天晚上她也只想痛快的哭一场。

“妈咪。”夜莺将思语紧紧抱在怀里,仿佛失而复得的宝贝般。

“思语别怕,妈咪在这里,今天是妈咪不好,不管怎么说你还是个孩子,参加比赛妈咪没陪在你的什么,是妈咪的疏忽。”

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妈咪,你说过爱哭的孩子不乖哦,妈咪现在很不乖哦。”懂事乖巧的思语,反过来安慰夜莺,用温热柔软的小手给夜莺擦着眼泪。

听到女儿的软软的童音,夜莺破涕为笑,“不管以后遇到什么委屈,都等着妈咪帮你解决,不能再这样不管不顾的跑出来,听到吗?”

这次没有遇到坏人,就算万幸。

拿过女儿怀中作品,作品被毁的一塌糊涂。

夜莺抚着思语的头,“有的东西印在心上,比画出来保存的更久。”

“妈咪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好了宝贝,没事就好。”再次将思语抱在怀里,感觉到怀里真实触感,夜莺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安天睿站在不远处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女俩,转身离开。

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就没有回寰余地,再相见就应该是仇人了吧。

夜莺给校长回个电话报下平安,抱着思语打车回家,经过这件事情,她应该好好反思下,她放在孩子们身上的时间是不是太少。

她心里清楚知道思语心中迫切想要一个父亲。

电视台前的那个男人浮现在夜莺脑中,他会是那夜的男人吗?

如果是她一定要让他负起该负的责任。

别墅客厅,穆天翔夫妇和思言思彤都等候在那里。

刚才孙全峰打电话向穆天翔致歉,四人知道事情经过十分气愤,孙全峰无意透漏出在电视台见到一个和思言长得很像的男子。

穆天翔几次对两个孩子欲言又止,不知道该不该跟孩子说这件事情。

夜莺领着思言刚回到家中,感觉到厅中压抑的气氛。

“爸妈,已经没事了。”

思言思彤跑到思语面前,心意相通的三个孩子相拥在一起。

“林林,你跟爸去趟书房。”

“妈,麻烦你给思语做点饭。”

说完夜莺跟着穆天翔进入书房。

“林林,爸从没问过你以前的事情,但是今天你告诉爸,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穆天翔坐在书桌前,神色凝重。

“爸,以前的事情都是绝密,还请你谅解,至于孩子的父亲,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我是被人受伤时住院其间被人强暴的。”夜莺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说出当年的事情,心中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客厅中思语坐在两人中间,说道今天向弟弟的男人。

思彤思言两人眉头紧皱,“现在长得一样的人很多。”

“大姐说的对,不过能跟本少爷长得一样是他的荣幸。”

思语思彤被弟弟话语逗笑,脸上展现笑容。

书房一度陷入寂静。

“林林···对不起,爸不该问。”他无意提起她的伤心事,他一直以为是她年少冲动时犯下的错。

“没事,都过去了,爸要是没什么事,我去看看孩子。”

这件事是个梗,是她的劫,也给她带来三个甜蜜负担,她不知道是该感谢当初那个男人还是该恨他。

当夜莺再次来到客厅时,三个孩子已经在沙发上嬉闹起来,好似忘记刚才的不愉快。

夜莺在另一面沙发上坐下,“以后如果有人欺负你们,你们就狠狠还击,妈咪是你们坚实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