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恶作剧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恶作剧/看书阁

三个孩子用力的点下头。

“思语来吃饭。”林娴将一碗热腾腾的西红柿鸡蛋面放在思语面前。

“谢谢外婆。”

“真乖。”林娴爱怜的摸了两下思语的柔顺的短发,刚才听到思言受到的委屈,她很心疼,真想找那个蛮横不讲理的人理论一番。

林娴眼神复杂的看一眼夜莺,叹息一声,转身向厨房走去。

不想孩子们他日再受到委屈,希望夜莺尽快给孩子找个爸爸,但又深知这事急不来,上次的事就是一个教训。

“但是妈咪丑话说在前头,不能无故找茬欺负别人。”

“恩。”三个孩子异口同声,今晚格外安静。

“你们有事瞒着妈咪?”夜莺察觉到孩子有心事。

三个小脑袋动作一致的摇了两下。

“思语今天有没有见到什么特殊的人?”孙伯父没有告诉她思语是否见过那个男人。

“我见到一个···”旁边的思言不断的眨着桃花眼,“和我穿着同样款式公主裙的女孩。”

思语读懂弟弟眼中的意思,刚才姐姐和弟弟说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妈咪。

“思言眼睛不舒服吗?”

“今天没睡午觉,眼睛有点发涩。“说完小手捂在嘴上,打个哈欠,“二姐快点吃,吃完我们一起上楼睡觉。”

夜莺轻笑不语,也不点破思言的小心思。

孩子各自回房间后,静下心来的夜莺坐在电脑前,纤细莹白的手指,轻点桌子,他今天会是陪孩子参加比赛的吗?

要是他已经结婚生子,该怎么办?刚才她怎么没有想到这种可能呢。

想到这种可能夜莺心中有些慌乱,找他负责的决心也动摇起来。

宋天阳三个字闪过脑海,夜莺快速将这三个输上电脑,安天睿不会两次无缘无故跟她提到这个名字。

轻点查寻,电脑上赫然出现满满一页关于宋天阳的介绍,但是只有一张模糊不清的侧面照片。

整天一个缩小版的人在她眼前晃悠,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人就是电视台见到的那个男人。

“宋天阳,国内外著名的年轻印象派画家,代表作《看海》收藏在英国博物馆···”

下面都是一系列关于他参加过什么活动,经历过什么事情,还有一个交往七年的女友廖雨彤,应该就是今天那个叫泼妇姐姐的漂亮女人。

不过没有任何两个人的照片流出,又是一个身世背景全无的神秘人物。

既然理出他与别人的关系,夜莺希望从别处下手,找到他的身世资料。

先从电视台找到孩子得奖名单,第一名张美琪,她肯定就是泼妇的女儿,得到她所在的学校,侵入学校档案,找到她的资料。

父亲:张松

母亲:廖雨琴

灵巧的十指在键盘上飞快跳跃,发出滴滴声音,夜莺将两人的身世背景,社会关系,查的清清楚楚。

还是没有查到关于他身世的只言片语。

夜莺不死心,将找出的东西逐字逐条的再次看一遍,生怕错过丁点蛛丝马迹。

江宏酒店十六楼。

“睿,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什么意思?”安天睿轻缀一口红酒,声音冷漠,闭下眼睛敛去眼中所有情绪。

“我是怕你后悔。”

“有什么可后悔的。”说完一口气喝光杯中剩下的红酒。

“交代下去吧。”把玩手中精致的高脚杯,透明的玻璃杯上折射出绚丽色彩,他的世界七年前就已经失了颜色。

亦寒看了好友一眼,他能看出他对夜莺的不同,掏出电话,“发送过去。”

话音刚落,与安天睿所在房间间隔不远处一个房间中响起接收邮件的声音“您有一封新邮件请注意查收。”

安天睿眼前浮现下午夜莺与思语母女相拥的画面,起身准备离开。

“睿,今天怎么这么早?”这两天睿一直在他的房间待到很晚才回去。

“忽然觉得生活中有个孩子也不错。”

亦寒愣怔片刻,睿怎么忽然转性了,竟然会给他解释,而且睿刚才说什么?想要个孩子?

摇摇头,也许是受刺激了吧。

电脑前的宋天阳点开邮件,一张照片填满整个电脑屏幕。

看清照片的宋天阳瞬间脑中一片空白,神似的面容,要是说两人没关系,他自己都不相信。

修长的手指不由伸向电脑屏幕,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在外面留下过种子。

“天阳,怎么了。”雨彤从浴室走出,坐在宋天阳旁边擦着头发,天阳的表情好奇怪,错愕中带着迷茫与不解。

待她顺着宋天阳的手指看过去时,波光流转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照片,希望从上面看出作假的痕迹,擦头发的动作停顿,手中毛巾滑落。

深吸口气,捡起地上的毛巾,也许是别人的恶作剧。

“天阳,她们是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毫无异样,可宋天阳还是听出来声音中的轻微颤抖。

“我也不清楚。”宋天阳无奈耸下肩,收回手。

“她···她不是思语吗?”如果刚才她还认为这是恶作剧,那么当她看到思语的笑脸时,心中的恐惧与愤怒无限放大,再也压制不住,怪不得思语见到他时会叫爸爸。

“宋天阳,你到底瞒着我做过什么事?”居然和别的女人连孩子都生了,那她对于他来说到底算什么!

“我说过,我不知道。”宋天阳慵懒躺在沙发上,邪魅的桃花眼落在雨彤愤怒的脸上。

“你···”雨彤气愤站起身,走进卧室用力甩上门,发出响亮声响。

眼神再次落到屏幕上,这个女人除去下午的一面,他确定是第一次见她。

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他可能遗漏的回忆。

再次睁开眼睛,薄唇邪魅勾起,一张照片就想让他方寸大乱,未免也太小看他了。

拿出手机,吩咐下去,“查清楚照片上的女人。”

正在努力查找宋天阳的夜莺,手机响了一下。

拿过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江宏酒店一六二六房间。”

秀眉微蹙,只是稍微思考一下,侵入江宏酒店,调出入住人员名单。

夜莺关上电脑,瞥一眼手机上的陌生号码,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真不好。